Pai小說網 >  author >   第30章 開始(2)

-

中軍大帳之中,征虜前將軍沐春,正對著地圖麵有憂色。

他跟藍玉的穿著差不多,都是輕便的鎖子甲外罩著皮甲,隻不過他的胸口多了一麵黝黑的護心鏡。

“標下藍玉,見過大帥!”

“朱高煦見過大帥!”

沐春抬頭,古銅色的麵龐露出笑意,“老侯爺,您故意寒磣我?”

“你是帥,標下是將,軍中上下有彆!”藍玉正色道。

沐春一笑,叫人給他們二人搬來凳子。

一開始藍玉和朱高煦到他手下,他說不彆扭是假的。藍玉且不說,那是他爹都要容忍三分的人物,當初雲南就是他們這些人打下來的。朱高熾更不用提,皇孫郡王之尊,真能當成大頭兵使喚?

可到了他手下之後,這倆人一老一少還真是不點不擺架子,什麼苦活累活都搶著乾。

“軍情如何?”沐春問道。

藍玉冇說話,把機會讓給了朱高煦。

後者回道,“回大帥,標下和藍帥深入前方五百裡,一無所獲。那些蠻子打的是堅壁清野的主意,村寨儘數燒燬,水井堵住,路上都被亂石堆滿。有幾處先要的地方,他們故意弄得山體坍塌,擋住我大軍的去路。”

“咱們數萬虎狼之軍,他們正麵扛不過,也隻能用這些下三濫!”沐春點頭道,“這些蠻子,這些年來都這麼乾,知道咱們後勤不易,拖著咱們,暗中遊擊動手!”說著,歎氣道,“哎,苦不堪言啊!”

的確,麵對這些蠻子,明軍即便有百戰名將,虎狼之師,也頗有些老虎抓蚊子的感覺,使不上力呀。

而明軍要麵對的敵人,除了神出鬼冇的蠻子之外,還有惡劣的天氣艱難的道路,以及無處不在的陷阱。

幸好現在是冬天,不然還有蟲子毒蛇

哪次和那些蠻子打,士卒非戰損的比例都高達兩成。

“老侯爺,如今大軍已經全部集結,依你之見?”沐春沉吟一番問道。

藍玉還是冇說話,而是把目光看向朱高煦。

後者開口道,“沐帥,標下以為既然前方山路難行,堅壁清野,那些蠻子定然是在暗中窺伺。再者說我們是外來之君,肯能一舉一動都在人家眼皮子底下。”

“所以標下以為,此時不宜全軍直接開拔,那樣的話目標太大,讓敵人很容易就能探出我們的虛實!”

“此時,我等不如虛張聲勢,做出要全軍出擊的樣子。然後選精銳先鋒,行奇襲之策或有收效!”

“哦?”沐春笑笑,“怎麼個奇襲法?”

朱高煦看看藍玉,後者對他頷首鼓勵。

他便站起身,走到地圖邊上說道,“沐帥且看,此處是高良公山,地勢陡峭無路可走,大軍難以翻越。但若選先鋒敢死之士,翻越此山之後,即可直搗南甸(騰衝西南)。”

沐春想想,“此山若冇有嚮導,根本翻不過去。”

“蠻子也是這麼想的,所以他們必不加防備。我們兵行險著,猶如神兵天降,蠻子摸不清我們的虛實,定然不戰自亂!”朱高煦正色道,“沐帥,標下願為先鋒”

“不可!”沐春搖頭,“你是皇孫之身,萬一出了點啥事”

“標下先是大明之將朱高煦,然後纔是大明皇孫!”朱高煦忙道,“為國征戰,乃是我的本分更是我的職責所在!”說著,抱拳行禮,一副請纓之相。

“可敢立軍令狀?”沐春眯著眼說道。

“若不成,高煦提頭來見!”朱高煦昂然道。

“好,後生可畏!”沐春大笑,而後馬上鄭重道,“藍玉,朱高煦聽令!”

“末將在!”兩人同時起身。

“你二人為前將軍,統領五千士卒為大軍先鋒!”沐春看了看他二人,繼續正色道,“你們有何要求?”

藍玉開口,“多給弓箭手,何福翟能善於攻堅,把他倆給標下!”

“好!還有嗎?”沐春道。

藍玉搖搖頭,微微一笑。

沐春再看向朱高煦,“軍法無情,要是耽誤了大軍的作戰機會,你知道後果!”

朱高煦無聲抱拳,麵容堅定。

~~

軍帳中,朱高煦先行退下,沐春藍玉相對而坐。、

桌上一壺酒,一個炭火架子上,一隻野豬腿烤得滋啦作響。

藍玉用小刀割著肉,塞進嘴裡,“孃的,野豬不好吃,冇油水不說,肉也硬!”

沐春笑笑,給他滿上一杯酒。

然後,看看賬外,“那孩子,您調教得不錯!”

“他?”藍玉知他說的是朱高煦,冷笑道,“差得遠呢!”

“這個歲數已經很難得了!”沐春歎口氣,有些欲言又止,“老侯爺,他可是燕藩之子,您這麼用心教授,就不怕日後?”

“他爹都不敢炸刺,他敢?”藍玉輕蔑的笑笑,隨後正色道,“好苗子!我教他就是看他是根好苗子,耽誤了可惜。”說著,又道,“我這樣的老傢夥,最大的幸事就是看著咱們朝武人,後繼有人。不能因為我看他爹不順眼,就不教他。那樣小氣的事,我藍玉做不出來!”

“不過,我也就就是教教,到底日後他能走到哪步,還是要看他自己。當兵的要成才,可比書生艱難得多!”

沐春喝口酒,“其實您不必為先鋒”

“我這輩子從拿刀開始,就是先鋒!”藍玉大口的吃著豬腿。

沐春歎息一聲,冇說話。

過了片刻,藍玉又道,“軍中士氣如何?”

“不怎麼好!”沐春苦笑,“趕上過年打仗,將士們心中不痛快。再者說,這次用的都是衛軍,比不得邊軍和京營那麼好戰。”

“賞發下去了?”藍玉問。

“早發下去了!”沐春也吃了一口肉,“剛送來三十萬銀元現錢,一文錢不落,全給交到兒郎們手裡。我也下了令,此戰隨他們快活,搶多少都是他們自己的,我這分文不取!”

“嗬,這破地方能搶著啥?”藍玉大笑,“士氣不高可不行,不然這仗可不好打。”

“您有妙招?”沐春倒酒笑道。

藍玉想想,低聲道,“軍裡頭單身漢子可不少吧!”

“嗯!”沐春笑道,“十個有七個都是光棍,哈哈!”

“那就告訴他們,打了勝仗發媳婦!”藍玉壞笑。

沐春頓時目瞪口呆,“這玩笑可開不得,到時候我上哪給他們找女人去?”

“笨啊!”藍玉笑罵,“蠻子的女人不也是女人嗎?到時候俘虜了蠻人女子,軍中不記賬,直接”

沐春瞪大眼,“好幾萬人”

“笨呢,俘虜不著不會搶?”藍玉吃著豬腿,“專門派一軍,就出去搶蠻人娘們,走一地搶一地。當兵的隻要是個女人就成,誰管他醜俊?”

沐春喝口酒,看著笑嘻嘻的藍玉。

他忽然覺得,他雖然也是年少從軍征戰,殺人無數。但跟上一代的老殺才比起來,自己還是太善良了。

~~

藍玉吃飽喝足,從中軍大帳中走出。

他的帳篷之中,作為先鋒的將官們已等待多時。

見他出現,呼啦一聲,甲冑摩擦之中,諸悍將起身,默然行禮。

“傳令!”藍玉就站在帳篷門口,按著腰刀,“準備四天的乾糧,多帶斧頭鋸子繩索。現在開始吃飯,三通鼓後給老子集合,不到者殺無赦!”

“喏!”眾人轟然應答。

“再告訴兒郎們,老子是藍玉,就是捕魚兒海追著韃子皇帝揍,最後日了他婆孃的藍玉!”藍玉又看了一圈,正色道,“告訴兒郎們,跟著老子有肉吃,有娘們!”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