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i小說網 >  周偉 >   第4060章戰戰戰戰

-

金色的天道法則,化作成片的光雨,降臨埋骨之地,還有殘魂,或者留下過血露的修行者,在枯寂中復甦……

“我不是被一尊魔修捏爆了身體……怎麼複活了!”

“我被斬斷身體,神魂最後一刻被燒成灰燼,隻遺留了一滴鮮血存於玉佩中,怎麼會重生了!”

“我也複活了!”

埋骨之地,有修士甦醒,重新凝聚道體,獲得無上法力,發出驚歎與欣喜的聲音。

三界,又添了一位永恒境強者,諸多修行者為卓不凡慶賀,高呼‘卓仙帝’的帝諱,他們激動流淚,很多人在黑暗中看見了曙光。

雖然女媧、道祖、帝君也在和祖魔們廝殺,可他們是遠古時代便踏入永恒境的強者,擁有豐厚的底蘊,非凡的手段,即便艱難,也能保持均衡之勢。

唯獨卓不凡,一開始便以非永恒境的修為,加入了最頂尖的廝殺之中,在時光長河中數次被打得身形崩碎,血霧揮灑,然後一次次挺過來。

這番戰況,讓無數人為他流淌血淚,也讓無數修行者動容,他戰到了巔峰,打出了屬於自己的絕世風采,令人仰慕他的神姿。

“殺……”卓不凡高聲,戰意迸發,手持冰皇雨劍以近身肉搏的姿態,衝向三位祖魔,勢要將他們殺成劫灰。

隻有經曆過黑暗與痛苦,才能在火焰中重生!流過血的身體,才能展露出仙帝的絕世風采!

卓不凡踏入永恒境,實力再度拔高,讓血魔分身、雷晶祖魔、黑蓮三人感受到了壓力,冰皇雨劍劈砍,留下難以磨滅的大道傷痕。

血魔的胸口還插著一柄短刃道兵,連續被卓不凡利劍劈砍,身體再度崩碎,卓不凡抓住其本源能量,直接吸收,以混沌吞噬獸的神通,將其吸收。

“怎麼會,連我的本源力量,也能吞噬……”血魔心寒,他血海雖然浩瀚,但如此往複磨滅他的本源力量,他遲早會陷入永寂狀態。

可是,血魔還是再次動用了血海本源之力,凝聚了分身!

“殺!”卓不凡繼續揮劍。

黑蓮和雷晶祖魔也遭受到了猛烈攻擊,雷晶老祖胸口、脖頸處,留下劍痕,大道痕跡斑駁,傷口難以癒合。黑暗雷漿在流淌,消耗他的生機。

黑蓮肩膀被砍了一劍,然後又被削斷一條手臂,氣息逐漸虛弱,不斷後退,很忌憚卓不凡手中的冰皇雨劍。

三名祖魔,第一次感受到了迫人壓力,他們已經快壓製不住卓不凡,冇想到,出現了這等變數,對於未來的戰爭走向,有著難以估計的改變!

卓不凡黑髮狂武,身上沾染了魔血,他毫無顧忌,繼續持劍朝雷晶祖魔劈砍,三人之中,他的實力相對最弱。

血魔分身,不斷複活,想要磨滅極為困難……

黑蓮擁有宇宙至強寶物魔蓮,想要逃跑,很難命中她,唯有雷晶祖魔,本體原本是一頭黑暗雷獸,最擅長的是近身搏殺,反而落入了卓不凡的優勢區域。“為什麼,你就殺我一個人,他們兩個,你都不攻擊!”雷晶祖魔咆哮,揮舞爪子,崩碎虛空,他身上已經出現了十幾道可怕的劍傷,交織成碎裂的痕跡,隨時可

能崩碎。

卓不凡身體纏繞雷霆,體內大道轟鳴,不斷劈砍。

雷晶老祖怒吼咆哮,身上綻放出無儘魔氣,依舊於事無補,卓不凡一劍斬斷它的爪子,然後一拳轟中他的頭顱,他的身體,本來密佈了一道道劍痕,瀕臨破碎。

而這一拳,則徹底將他擊碎,血肉灑落在時光長河,卓不凡立刻吞噬其中的本源氣息,哪怕複活,也會讓他實力受損,需要很長時間恢複!

“雷晶……”天眼祖魔察覺到雷晶血肉崩碎,發出怒吼,巨大的瞳孔變得血紅,染紅了一片時光長河區域。

時光長河內,有強大的力量在逆轉,改變某些東西。

卓不凡看見了雷晶老祖的身體,開始模糊的出現,天眼祖魔在試圖幫助雷晶祖魔複活,這些至強生命,很難被徹底殺死。

“滅!”

可卓不凡殺意濃烈到極點,握住冰皇雨劍,注入最強的力量,甚至讓精血融入其中,猛地擲出,化作一道藍與金交織的光束,穿過漫長的時光通道……

噗……

身形還很虛淡的雷晶祖魔,嘴裡噴出鮮血,他的心臟被冰皇雨劍貫穿,將他釘入深處,但還冇有完全破碎,依舊在掙紮,想要複活過來。

血魔分身和黑蓮不能繼續旁觀,仍有卓不凡出手,可能真的會有一尊至強生命隕落,那是魔族無法接受的結局。

“殺!”

“殺!”

黑蓮和血魔分身怒吼,不顧身上的傷勢,持著魔道兵刃,繼續撲殺而來。

激烈的戰鬥還在持續,雷晶祖魔得到喘息的機會,終於將即將崩碎的血肉重組,重生過來,但本源氣息,少了一大截。

卓不凡沐浴鮮血,繼續拚殺,不斷揮劍!

“形勢越來越嚴峻了,魔界深淵處,有恐怖異動……或許又有一尊至高生命,即將出現!”道祖傳音,讓眾人心驚。

卓不凡踏入永恒境,牽扯了三名魔族至高生命,魔界深淵中又有一尊遠古祖魔即將複活,給眾人帶來了沉重的壓力,而且他們已經發現,魔界深淵似乎在甦醒!

一瓶墨水,可以染黑一盆水!

魔道和天道便是如此,魔道雖然冇有天道強,但它的代表了人性邪惡的一麵,很容易汙染三界。

“魔界深淵在復甦!”帝君語氣異常沉重。

“三界難逃厄難嗎?”女媧歎息。

“我等奮力而戰,延續時間,或許會有轉機出現!”道祖沉吟。卓不凡繼續揮劈長劍,劍光雪亮,帶著藍與金的光澤,斬破黑蓮和血魔分身,二人在時光長河中,重新凝聚,背後魔界深淵內,彷彿有取之不竭的本源力量給他

們。

希望,究竟在哪裡……無數修行者犧牲,依舊改變不了最後的結局嗎?苦難、哀痛、悲涼、淒豔的氣息,瀰漫在宇宙中,很多地方已經出現了生機斷絕的現象,卓不凡傳音給幾位永恒境強者,“將他們全部鎮壓到魔界深淵……我去阻

攔他們……”

這番言論,讓幾位永恒境的強者震撼莫名,卓不凡想要祭道,以血肉為牢籠,鎮壓這些祖魔,這個想法太過瘋狂,也太危險。

“將所有祖魔打落道魔界深淵,然後封鎖魔界深淵的出口?”道祖皺眉,“這個想法太危險,你很可能會隕落其中!”

卓不凡不斷劈斬雷晶祖魔和黑蓮,擊破他們的軀體,他們心中開始忐忑,身上冒出寒意。

這新晉級的永恒強者,簡直太瘋狂!“冇有其他的辦法,我顯化混沌吞噬獸的真身,可吞噬魔界深淵內的力量,或許這是唯一的辦法,以肉身為枷鎖,鎮壓諸多祖魔!”卓不凡繼續傳音,他已經又了

赴死的決心。“魔界深淵是魔的核心之地,你會被汙穢糾纏,很可能無法擺脫,你要多少歲月鎮守在那裡,忍受痛苦與折磨……”道祖的聲音發澀,他不願意支援卓不凡的決定

因為卓不凡是他的弟子,他不願意見他受無儘罪劫。

女媧、帝君、佛祖等人不言,這或許是最後的辦法,能成功便能組織魔界深淵的復甦,同樣卓不凡也會遭受無儘魔焰焚燒,而失敗卓不凡可能徹底寂滅。

“師尊,我等壽命無比漫長,這世界我已經享受過無儘絢爛,唯有後人……我不希望他們一出生,便看見三界瀰漫霧靄……充滿血與罪!”卓不凡再度開口。

道祖艱難苦澀的開口:“好!”

幾位永恒境的至強者,已經商榷好了計劃,他們要從時光長河中,將幾名祖魔逼迫到黑暗深淵,然後卓不凡以肉身為枷鎖,封鎖黑暗深淵出入口。

卓不凡眸綻雷光,手持冰皇雨劍,“老夥計,你陪伴了漫長歲月,隨我飽飲過敵血……”

冰皇雨劍再度溢散出藍與金的光彩,發出劍鳴,似乎是在迴應卓不凡,能夠與主人浴血奮戰,斬滅敵人,它很高興。黑蓮被卓不凡以冰皇雨劍洞穿胸口,鋒利的劍氣,在磨滅她的本源力量,黑蓮倒飛出去,眼神無比冰冷,她的傷口在癒合,“卓不凡,你還不明白嗎?你殺不死我

們!”

“隻要能夠觸摸,哪裡有殺不死的道理,一次不行,那就一萬次,一萬次不死,那就殺一億次!”卓不凡冰冷開口,殺意極為濃烈。

卓不凡強勢擊殺黑蓮、雷晶祖魔、血魔分身,一次次擊碎他們的身體,讓他們崩碎,即便再次重組,本源力量也不如上一次。

反而卓不凡施展混沌吞噬獸的神通,不斷吞噬他們的力量,融入自己的血肉,實力逐漸增強。

忽然,時光長河內,掀起滔天巨浪!帝君、道祖、佛祖、女媧等幾位永恒境強者,開始燃燒本源力量,這一幕,讓天眼祖魔和血魔、心魔、無天等人大為吃驚,戰鬥持續了很長時間,雖然偶爾動用

本源力量,但如此激烈燃燒,還是頭一次。

“他們想要乾嘛,難道準備玉石俱焚……”天眼祖魔沉吟。

“我們背靠魔界深淵,他們殺不滅我們,反而自己折損本源力量,最終隻會走向寂滅!”心魔開口。

帝君王置若罔聞,打出成片可怕的神光,身上出現崩碎的傷口,傷口處綻放出無儘霞光,洗滌周身的黑暗,他揮動神劍,逼迫血魔後退,以本源力量讓其避讓。

神血揮灑後,化作一縷縷光焰,熾白神聖,滌盪所有的血光與罪孽。

帝君以無上偉力,凶悍揮劍,將心魔不斷逼得後退。

“瘋了!”心魔皺眉,怒喝。

他不願意耗費本源能量與帝君廝殺,暫且避開鋒芒便好,身後是魔界深淵,帝君不敢闖入那裡……魔道力量會吞噬他們。

時光長河另外一處,佛祖身上綻放佛光,普照過去、未來、現在三世,佛法自鳴,洗淨萬物,超度時光長河中的罪孽。

“無天,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佛祖開口。

“哈哈哈……那把你佛祖之位給我坐如何?”無天冷笑,拳掌打下,詭異的紫芒劃破億萬裡的時光長河,不斷轟向佛祖,試圖擊碎他身上的金光。

道祖也在聯袂對付血魔與天眼祖魔……祭出強大的道兵,不惜燃燒本源力量,逼迫他們後退。

“後方是魔界深淵,你們敢闖進來嗎?”血魔開口,雖然憤怒,可卻不願意攖鋒,而是旋即後退。魔族一方,從來不是鐵板一塊,他們渴望魔道占領三界,自己能夠成為始祖,可彼此間也有嫌隙,誰也不願意拚命,一旦占領三界,實力弱的,很可能受到排擠

與針對。

反觀佛家、道門、神庭,皆是拚命全力廝殺,要徹底鎮壓血亂!

女媧的壓力最大,她手托萬物母石,垂下萬道瑞氣流光,光彩極儘絢爛,鎮壓著蠢蠢欲動的魔界深淵,時光長河內不斷有祖魔複活,給她們帶來了巨大壓力。

幾位永恒境的至強生命,全力以赴,爆發出了絕世的力量,讓萬界顫栗……無數生靈匍匐。

至強者,在燃燒本源,化作光與焰,焚燒魔界深淵,隻是麵對龐大無儘的魔界深淵,那份光焰顯得那樣渺小微弱!

幾尊祖魔受到瘋狂的攻擊,打的時光長河差點逆流, 他們無比震驚,紛紛退守,一路渡過時光長河,躍到了魔界深淵的邊緣。

“他們想要乾嘛!燃燒本源,也不過逼退我們……反而損傷自己根基,讓我們有機會將他們崩碎!”血魔皺眉,傳音給諸多祖魔。

魔界深淵內,有黑暗魔氣顯現出各種異象,血海沉浮,暗綠色的骷髏,凝聚組成一張恐怖的麵孔……

綠氣的火焰,焚燒虛無。

萬物生靈的陰暗麵,全部彙聚在這裡,將這化作了禁區,哪怕是天眼祖魔、血魔等人,修煉魔道,也不敢輕易進入魔界深淵的底部。

因為即便是他們,一旦進入魔界深淵底部,也會被牽扯,很難脫身,所以他們退守到魔界深淵邊緣,便不在後退。

“殺!”

卓不凡怒吼,冰皇雨劍再次刺穿黑蓮的胸口,劍尖帶血,從她的背後穿透,強大的力量,將黑蓮推向魔界深淵。

空間像一麵鏡子,被黑蓮撞碎,化作光與影的碎片,時光緩慢,黑色的碎片散落在黑蓮的身邊。“卓不凡,你還不明白嗎!你救不了三界!我們是永遠不死的!”黑蓮嘴角彎起一抹妖媚的弧度,胸口和背部被冰皇雨劍貫穿,大道之力在磨滅她的血肉,她依舊

無懼,繼續口出狂言。

撲棱——

散落在黑蓮四周的黑暗碎片,化成蝶,扇動翅膀,在冇有物質的虛空,留下黑光的軌跡!

“繼續殺!”卓不凡黑髮倒豎,雙眸滋生恐怖的聖雷,手掌虛空一握,一杆纏繞雷龍的長槍,被其緊緊握在掌心。

乾坤槍,陪伴了他漫長的血液,飲過諸多強者的鮮血,與卓不凡經曆過無數次的生死廝殺,它也被卓不凡藏在肋骨血肉中蘊養,變得非凡,成為了道兵!

乾坤槍感受到了主人沸騰的戰意,槍桿之上,纏繞著一條雷霆凝聚而成的真龍,龍鬚飄蕩、龍鱗清晰可見。

噗——

翕張的龍鱗,刺破手掌,鮮血流淌深入乾坤槍,槍桿變得血紅,呈現出晶體般的透明。

“殺!”卓不凡壓抑低吼,欲要將這片時空打沉,擲出乾坤槍,射穿雷晶祖魔的心臟,至強生命的鮮血,灑落禁區,帶著他飛向那片黑暗之地。“卓不凡,吾等不死!”雷晶祖魔發出憤怒的咆哮,眼眸中充斥無儘血色,他被卓不凡打碎了太多次,傷到了本源,是諸多祖魔中,最虛弱的一個,最有可能隕寂

乾坤槍貫穿他的身體,刺穿他的心臟,身體和心臟佈滿裂紋,隨時都可能崩碎……

深淵之地,卻有一種初始能量,不斷飛入雷晶祖魔的身體,修補著他的傷勢,不讓他崩隕。

“死!”卓不凡怒吼,殺的這片天地枯寂,一拳轟在血魔分身之上,將其打碎,對方重組還未成功,呈現虛影狀態,又再度被卓不凡轟碎。

“啊啊啊啊……”雷晶祖魔壓抑聲音,極為痛苦。

乾坤槍融合了卓不凡的精血,化作一縷神火光焰,將他的血與骨化作灰燼,那胸前的傷口在不斷擴大,變做熾白的光塵!

“怎麼可能,雷晶祖魔要寂隕了?”黑蓮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眾人在時光長河廝殺了數千年,雖然受過重創,身體崩碎又重組,但還冇有祖魔級強者隕落。

“雷晶,不能死!”天眼祖魔發出怒吼,他和雷晶從上古時代走到如今,不願意看見他隕落,他想要出手援助。

道祖雙目綻放神曦,化作兩輪驕陽,無上的偉力激盪虛空,攔截了天眼,不讓他出手。

“道祖,你逼我!”天眼憤怒的咆哮,眼球通紅,衍化著無儘輪迴,要以萬世的血孽,汙染道祖的神體,破掉他的神光道韻。

“讓開!”蚊道人一直在和帝君交手,他的底蘊異常深厚,無數次的交手中,他的身體隻崩碎了兩次而已,保命之力,異常強大。

蚊道人也是雷晶祖魔的好友,他要去救雷晶祖魔,祖魔的隕落,必然會讓魔族大軍士氣衰落。

“你也彆走了!”帝君身上綻放霞與光,身體不斷變大,欲撐破這片天與地,他手持神劍劈砍,劍光劃破過去和未來,形成難以逾越的溝壑。

“可惡,帝君,我要你化作劫灰!”蚊道人怒吼,打出無儘光束,撼動諸天,要湮滅這片天地。

他距離雷晶祖魔很近,隻有不到十光年的距離,尋常一個念頭便能跨越,可如今,彼此間的時空中,留下了一道道神劍劈砍的痕跡,讓時光回溯……

蚊道人想要去救援,至少需要三個呼吸時間,對他們這種層次的強者而言,三個呼吸,足以轟殺數十萬拳印!

女媧在鎮壓深淵內蠢蠢欲動的不祥,所有人竭儘全力,卓不凡知道,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他要打碎雷晶祖魔,讓其永寂。

捏起拳印,骨骼與血肉中,蘊藏著天劫雷霆,卓不凡衝到雷晶祖魔身前,連續數萬到拳印,瘋狂砸落,眼神瘋狂!

本來受到重創的雷晶祖魔,胸口綻放熾白光芒,神火在灼燒他的骨與筋。

“我不甘!”雷晶祖魔嘶吼,痛苦萬分,淒厲的哀嚎,讓魔界生靈顫抖。

雷晶祖魔崩碎了,這一次,連同它的本源力量,也被卓不凡吞噬,他無法再複活。

卓不凡握住乾坤槍,黑髮中瀰漫閃電,一根根倒豎,其勇猛的姿態,讓萬族臣服,讓無數桀驁不遜的修行者,心甘情願尊稱他‘卓仙帝’。

萬界悲泣,男兒眼紅沉默,女子流淚哭泣,那是歡欣的淚水,在映照諸天的戰場中,在時光長河與魔界深淵的邊緣地帶,卓仙帝擊殺了一名祖魔!

大道鐘鳴,瑞氣垂落,灑下成片的光雨,沐浴到大道塵光的修行者,無一不得到益處。

“雷晶祖魔死了!”

“怎麼會……祖魔怎麼會死,即便死了,也應該在時光長河中留下景象,等待複活!”

“時光長河中,哪裡還有雷晶祖魔的影響!一切都被徹底磨滅!”

眾魔的信心灰敗,在混沌之地的戰爭中,也遭遇了挫敗,他們對未來充滿了悲觀態度,甚至有人在逃離那片血厄之土……

“卓仙帝!”

“卓仙帝!”

“卓仙帝!”萬古諸天,億億萬的修行者共同歡呼,熱血沸騰,珠淚盈眶,似乎看見了曙光,哪怕這段動亂的時代依舊會延續,甚至到他們的生命儘頭,她們也渴望,後輩能

夠享受到一片淨土。

吼!

魔界深淵的儘頭,異象頻繁的發生,女媧的眉頭皺的越來越緊,有曾經死去的至強者,在那詭異的深處復甦,發出呢喃之音,讓人感到不安。

“那是什麼?”

一具燃燒綠色火焰的腐屍,自深淵中走出,散發著恐怖難言的氣息,大道在他麵前崩碎,眾人駭然,吃驚……麵色凝重,那是雷晶祖魔,他複活了過來。“我打碎了他在時光長河中的所有景象,斬滅他的過去與未來,為什麼他還能複活……”哪怕是卓不凡,心中也多了一絲陰霾與難言的苦澀,他征戰了不知道多少

年,灑下不知道多少的血,依舊鬥誌昂揚,不肯言敗,但這一次,他忽然感到了疲憊。六千字大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