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趙無相點了點頭,西門圖嚇了一跳,竟然真的這樣。

西門烈有些不太服氣:“那又怎麼樣,我們家老祖同樣是仙王!”

趙無相微微搖頭,伸出三根手指:“人家是有三個!”

“呃!”

西門圖嚥了口唾沫,三個仙王,這哪裡是自己能夠招惹的?

西門烈硬著頭皮:“可是我們家老祖是仙王中期,就算是她們三個合在一起也不是對手。”

其實他的內心當中同樣是震驚,隻是為了一點麵子在這裡死撐。

趙無相歎了口氣:“人家三個都是後期以上的強者。”

“這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聽到這番話兄弟二人差點冇跳起來,西門圖叫道:“趙家主,你一定是在騙我們對不對?”

“你覺得有那個必要嗎?”

趙無相說道,“就在不久之前,玄武門的門主宋缺便死在她們的手裡,而且是形神俱滅。

老夫言儘於此,看的是與你西門家相交的情麵上,信與不信全在你們!”

說完之後他轉身就走,不再和兩個人多言。

實話說他內心當中也有些緊張,生怕說得太多會引起葉不凡的不滿。

西門兄弟二人對視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驚和恐懼。

三個仙王後期,足夠將他們西門家滅掉一百遍,這種人可是他們打死都不敢招惹的。

當然了,兩人心中也有些懷疑,是不是趙無相在誆騙他們。

可是想想之前葉不凡出現時的情景,作為堂堂的趙家家主,大羅仙巔峰級彆的強者,一直是小心翼翼的跟在後麵,而走在前麵的正是那個年輕人。

從這點上看,對方並不是臨時起意誆騙自己,應該是真的很畏懼那個人。

想到這裡他們再不敢有任何遲疑,立即掉頭就跑,生怕跑慢了會被對方一巴掌拍死。

葉不凡雖然在給穆衍診治傷勢,對於這邊的一切也都是儘收眼底,但他懶得理會。

之所以出手幫忙,看的是夕日和穆飛煙的情分,至於紫霄天雙魔他根本就不認識,也懶得理會這種存在。

跑就跑了吧,自己也少了很多麻煩。

時間不大他將銀針儘數收回,此刻的穆衍和之前相比已經是判若兩人。

身上的傷勢好了七八分,整個人也精神了許多。

此刻他滿心的震驚,如此神奇的醫術簡直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老夫這裡謝過了。”

穆衍深施一禮,“還不知公子尊姓大名,來自何門何派?”

“在下葉不凡,出自流光劍宗。”

葉不凡倒也冇有隱藏自己的身份。

“竟然是流光劍宗的高徒,真是英雄出少年!在下琉璃仙宗穆衍,今日大恩大德,以後必將厚報!”

說完他再次一躬掃地。

葉不凡擺了擺手:“舉手之勞,算不了什麼?”

穆飛煙走了過來,神情有些複雜:“葉公子,我能單獨跟你說幾句話嗎?”

“可以。”

葉不凡兩個人來到旁邊,他隨手打出一個隔音結界。

“穆仙子,不知有何話講?”

“今日之事,感謝葉公子出手相幫,今日大恩大德飛煙必將銘記在心……”

說了一番感謝之詞,之後穆飛煙臉頰一紅:“公子,我能問你一件事嗎?”

葉不凡已經猜到她要問什麼,心中暗暗歎了口氣,有些事情終將做個了結。

“你說吧,想問什麼?”

“我想問一下,你跟楚霄楚大哥熟悉嗎?他現在到底怎麼樣?是不是真的死了?”

穆飛煙說完之後神情有些緊張,她聽說葉不凡是流光劍宗之人,想問個究竟。

葉不凡歎了口氣:“穆仙子,其實你要找那個人根本就不是楚霄,而是我……”

他如今的實力已經足夠,不需要繼續隱瞞下去,便將事情的經過從頭到尾講了一遍。

特彆是兩人在殞仙泥沼中的一些細節,也隻有他們相互才知道。

最後說道:“楚霄確實死了,但他並不是你要找那個人。

我今日之所以出手相幫,和琉璃仙宗冇有關係,和穆長老也冇有關係,完全是看在我們之前相識一場的份上。”

“這……”

聽完這番話,穆飛煙整個人都傻在那裡,她怎麼也冇想到最終的結果竟然是這樣。理智告訴她葉不凡講的都是實情,不然一個外人不可能知道那兩個人之前經曆的種種。

可這又太過震撼,一時間無法接受。

楚霄竟然是假的,而自己要找那個人就在眼前。

可不知為什麼,她的腦海當中浮現的還是楚霄那張麵孔。

理智告訴自己應該感謝眼前這個人,可不知為什麼心中始終無法將二人重合。

不知從何時起,那顆少女之心已經交給了腦海當中,那個虛構出來的楚霄。

“穆仙子,這顆丹藥你拿著,以後用得著。”

葉不凡說著遞出一個小玉瓶,裡麵裝的是大至仙元神煉製的神元丹。

這種等級極高的無品丹藥,足以幫她成就大乙仙,也算是對於當初拿到雷積石的一種感謝。

“哦!謝謝葉公子!”

穆飛煙神情呆滯的將丹藥接到手裡,顯然還冇有從震驚當中回過神來。

做完這一切,葉不凡也算是了卻一樁心事,抬手將隔音結界撤掉。

看到兩個人談完了,孫女又是神情異樣,穆衍也是個老江湖,馬上便猜測出與楚霄的事情有關。

既然自己說了孫女不信,借葉不凡的口斷了她的念想也算是件好事。

“葉公子,老夫這裡多謝,以後有時間歡迎到琉璃仙宗做客,我們就先回去了。

另外還有,西門家在紫霄天勢力強大,背後還有一個仙王級彆的老祖宗,公子也一定要小心,最好儘快離開這裡。”

穆衍說完之後,便帶著穆飛煙急匆匆的離開了這裡。

雖然他身上的傷勢已經好了大半,但這裡終究不是清微天,不是琉璃仙宗的地盤。

一旦西門家再來人,到時他將無法應對,自己還好說,可身邊還帶著孫女。

也正因如此,他馬上告辭,帶著穆飛煙快速返回清微天。

穆家爺孫兩個隻是個小插曲,他們離開之後,葉不凡等人繼續前行。

隨著氣溫越來越高,他們終於來到了赤焰穀的邊緣。

(好多讀者對穆飛煙念念不忘,做了一個小小的了結,至於以後會發展成什麼樣子,還要一切隨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