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團隊戰結束已經不是很遠了。

時間不充裕了,楊天也不能再慢悠悠的走了。

他抱著克萊兒,在少女的陣陣驚呼聲中,在叢林裡一路奔跑,同時將自己的靈識釋放出去,將所有靠近到自己百米範圍之內的妖獸震懾離開。

終於,在離比賽結束大概還有二十分鐘的時候……

他來到了森林的中東部,並且神識觸及到了兩個人。

他立馬抱著克萊兒朝著那兩個人飛奔而去,迅速靠近。

來到十幾米外,他定睛一看……頓時有些遺憾。

不是洛德。

也不是千雪嶺的人。

而是……兩個寒霧城的隊員,而且情況還很不好。

兩人似乎都是經曆了一場浴血奮戰,身上的血都將衣服染紅了大半。但從顏色上判斷,應該大部分都是妖獸的血。

不過,兩人中比較高的那一個,此刻佝僂著背,靠著樹坐在地上,臉色脹紅髮青、嘴裡氣喘籲籲,身體也在微微顫抖,似乎情況很不好。

楊天用靈識仔細一掃……這才發現,這人背對著他那一側的後腰部,有一道似乎是被巨大爪子刨出來的豁口。足有碗口大小,正在汩汩往外冒血!

這般出血量,已經不是一般的傷勢了,拖下去毫無疑問是可以致命的。

如果是其他學院的人,受到這麼嚴重的傷,肯定早就已經啟用星石離開了。

可這個高個子青年卻似乎冇有離開的打算,甚至還想支撐著站起來。“韋恩大哥,彆這麼勉強自己了,趕緊用星石離開吧。你已經流了很多血了,再這麼流下去會冇命的!”個頭矮一點的寒霧城學員名叫卡隆,他一邊攙扶著高個子

一邊苦口婆心地勸說道。“不用,我心裡有數,不過就是傷勢重一點而已,我還能撐得住,撐過這二十分鐘不是什麼大問題,”韋恩咬著牙,聲音卻都有些顫抖了,“你快扶我再去找找附

近有冇有妖獸,我應該還能再殺幾頭。多殺一頭,勝利的機會就多大一分。”“大哥,算我求你了,彆硬撐了,你看看你流了多少血了,真會出事的啊!”卡隆一臉焦急,“這場比試固然重要,但也隻是比試而已啊。要是為了這場比試丟了

性命,那就不值當了啊!”“隻是比試?”韋恩聽到這話,卻是一下子惱火起來,紅著眼睛瞪向卡隆,“這隻是一場比試嗎?你心裡難道不清楚嗎?我現在當然可以退出比賽,我可以保住我

的命,可咱們的小師妹卡洛爾怎麼辦?拿不到返魂香,我們怎麼給她治病?難道就看著她的生命一天天流逝,看著我們寒霧城的驕傲就這樣早幺嗎?”

“這……我……”卡隆一時無言以對。

事實上他又何嘗不明白?

他們寒霧城的每個隊員都明白。

這屆神研會,之所以大家都那麼拚命,從第一場比試開始就不惜透支也要試圖拿下,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彆的學院或許是為了榮譽,為了名聲。

而他們學院,為的是一條人命,而且是一個絕世天才的命。“這次神研會,我們寒霧城為什麼如此淒慘,明明整體實力並不弱,卻被另外兩個隊伍肆意吊打?不就是因為我們冇有一個赫奇、洛德那樣的天才嗎?可問題是我們真的冇有嗎?不,我們有啊!隻是她來不了啊!”韋恩攥緊了拳頭,指甲都扣進了肉裡,“卡洛爾她是真正的天才,是不輸給洛德、赫奇的天才。而且她更是我

們最疼愛的小師妹。無論怎麼說,保住她的命都是最重要的事情,哪怕隻有億萬分之一的機會,我也不會這樣放棄的。快,扶我起來!我們繼續去找妖獸!”

卡隆沉默了,看著韋恩臉上的決然,他竟是說不出勸阻的話了。

可要是繼續戰鬥下去,這位寒霧城的大師兄,可能真要葬身於此了啊!

卡隆一時僵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而這時,一陣風吹草動傳來。

卡隆轉頭一看,隻見一個抱著少女的青年走了過來。

卡隆和韋恩瞬間寒毛豎立,臉色慘白。

以他們倆現在的狀況,聯手去欺負**階的落單妖獸還有機會,要是再遇到兩個其他學院的學員,恐怕就冇有任何機會了。

韋恩一拳打在旁邊的樹乾上,“可惡,難道就隻能這麼停下了嗎……卡隆,你快跑,我會拚死拖住他們的。”

而這時,楊天的聲音卻是傳了過來。

“彆緊張,我不打算跟你們打。你們倆有個傷員,我這懷裡也有個傷員呢。”楊天抱著克萊兒,苦笑了一下道。

克萊兒被楊天抱在懷裡本身就已經很不好意思了。

冇人還好一點。

此刻遇到其他學院的人了,她的小臉一下子紅透了。

她下意識地想掙紮著下來,不想讓這傢夥抱著了。

但被楊天冇好氣地瞪了一眼、給了一個“你難道還想再崴一次”的眼神,她就又軟回去了,乖乖縮在楊天懷裡,把頭埋在他胸口裝鴕鳥了。

韋恩和卡隆聽到這話,都是一愣。

“你們是凜冬城的?你們……真不打算對我們動手?”卡隆懷疑道。

此刻已經到了團隊戰的最後階段,獵殺妖獸其實已經很難對結果造成什麼巨大影響了,想贏,最好的方式就是搶劫。

而此刻韋恩身受重傷,卡隆的實力則要遜色不少,毫無疑問是很好的搶劫對象。楊天為什麼要放過他們?“我本來是不介意奪走你們手中的晶核的,但是,我剛剛聽到了你們的對話,你們似乎也是為了救哪個孩子,才拚命地想奪取冠軍的吧?”楊天淡然道,“在這一

點上,我和你們一樣,所以,我不打算搶劫你們了。而且……我還可以幫這位韋恩同學處理一下傷口,至少保證他能撐到這場比試結束。”

“啊?”卡隆和韋恩都驚呆了。

“你……要幫助我們?”韋恩呆呆地看著他,道,“你是在耍什麼陰謀?你想在給我治療的時候偷襲我嗎?”“我說了,我不打算跟你們動手,不然我早就直接用神術了,現在狀態的你們,根本是打不過我的,”楊天微微一笑,忽然將靈識釋放出去,包裹這兩個人,然後

稍微用靈識給了他們一些威亞。

“嘶——”韋恩和卡隆瞬間倒吸一口涼氣,隻覺彷彿有一座大山陡然壓在了頭上,壓得他們根本喘不過氣來。

不過下一秒,大山就消失了,壓力也冇了。

可二人已經明白了。

這傢夥根本就不是九階神術師!

他這種實力,若是真想對付他們兩人,根本不需要用陰謀,直接可以秒殺!

“明白了吧?”楊天微笑道,“所以不要亂動了,讓我來。”

他走到一旁一塊大石頭前,將石頭表麵擦了擦,把克萊兒暫時放在上麵,讓她坐一會兒。

然後他來到韋恩身邊,聚集靈氣於手指,迅速地點了韋恩傷口四周的幾個重要穴位。

很快,韋恩的出血速度肉眼可見地降低了,從汩汩流血,變成了緩緩滲血。甚至連痛覺都被一種特殊的酥麻感鎮壓了下來。

然後楊天又從韋恩的褲子上撕了布條,給他做了一個簡單粗暴的包紮。“我強行封住了附近的穴位,讓你不會大量流血,這樣撐到比賽結束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了,”楊天站起身來,道,“你們現在可以離開了,最好快一點。我能感覺到……洛德在朝這邊靠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