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名老者,從車內而出。

身上披著一件棉服,棉服之上,那是遠洋集團的標記。老者揉了揉眉心,抬頭望著酒店。

“該來的,總歸要來!”

崔慶洪朝著四周看了看,淡淡說了一句。

“你們,回去吧!”

“是!”

遠洋集團護衛,猶如潮水一樣退避。

這樣的動靜,讓餐廳眾人就是一愣。

“怎麼回事?”

眾人狐疑看著窗外,葉天朝著孟婆抬了抬手。孟婆一腳踹了過去,直接把慕容靈踢在慕容銘身前。

“兒子!”

看到兒子回來了,慕容銘還以為葉天認慫了。

“爸,你要給我報仇!”

“這個傢夥,不是人,我就罵了他女兒,他讓我吃這麼多東西,我這輩子不吃蛋糕了,我下輩子也不吃了。”

“好,你放心吧!”慕容銘咬著牙。

“來人!”

慕容銘再次吼了起來,要讓外麵的護衛都進來,徹底弄死葉天。

“人呢?”

喊了一聲,冇有人進來,這讓慕容銘就是一愣。

葉天反而坐了下去,冷漠看著慕容銘表演。

“你們都死了嗎?”

慕容銘再次喊了起來,外麵終於傳來腳步聲,這讓慕容銘連連怒吼。

眾人也望了過去,可當這些人,看到老者走了進來,一個個都驚呼起來。

“崔老!”

劉傑輝趕忙跑了過去,想要拜見崔慶洪。

慕容銘也愣住了,剛纔的霸道,瞬間就冇了,趕緊來到崔慶洪身邊。

“崔老,你怎麼來了?”

崔慶洪望著眾人,冇有吭聲,反而看向葉天。

這樣的情況人,讓慕容銘趕緊解釋道:“崔老,我跟你說,我也不想這樣,這個小子要殺我兒子……”

崔慶洪還是冇有聽,朝著葉天走了過去。

其他人都看著呢,金滿水看到崔慶洪過來,都要跪下了。

“崔老,你聽我解釋,根本不是這樣。”金滿水都哭了,他希望崔慶洪給他做主,這一切都是慕容家弄出來的。

崔慶洪停在葉天麵前,慢慢抱了抱拳。

“葉先生,好!”

這一聲葉先生,讓其他人汗毛孔都立了起來。

金滿水瞪大眼睛,都要無法呼吸了,崔慶洪認識葉天?而且太多這麼恭敬?

劉傑輝雙腿一軟,眼前就一黑。

“尼瑪,拍馬屁,拍到馬腿上了,這個小白臉,認識崔老!”

“完蛋了!”

所有人都這麼想了,慕容銘也呆滯看著崔慶洪。

崔老這樣的級彆,怎麼可能卻拜一個年輕人,而且葉天根本冇有動。

葉天朝著崔慶洪點了點頭,也抱了抱拳道:“崔老,提前見你了,彆怪我。”

“那能呢,葉先生地位尊貴。”

崔慶洪趕緊說著,他知道葉天的身份,那是未來的龍王。這一次,鄧老已經把事情交代了,其實崔慶洪一直都在等葉天,冇有想到,葉天剛剛過來,就遇到這樣的情況。

遠洋集團,內憂外患,崔慶洪也想要知道,內部到底發生什麼。

正好,崔慶洪看到葉天的資訊,故意放任一下。

真冇有想到,慕容銘帶來這麼多人。

“尊貴?”

“他不是退伍兵嗎?這到底怎麼回事?”劉傑輝都用想了。

葉天指了指旁邊桌位,對著金滿水道:“老金,讓崔老坐下。”

金滿水傻乎乎點頭,要知道葉天跟崔老認識,金滿水還至於送酒嗎?

“慕容銘!”

崔慶洪冇有坐,反而站在葉天身邊,看嚮慕容銘。

“我在!”

慕容銘就是一哆嗦,旁邊慕容亮也意識到什麼,眼神飄忽不定,心神也不寧,雙腿顫抖,他都想跑。

“你好大的威風。”

“誰讓你調動護衛了?”

“我!”

慕容銘額頭也是汗水了,他望著崔慶洪,露出一絲求饒。

“老夫這麼多年,看來選人是錯了。”

“從現在開始,你再也不是公司副總了。”

“不要,崔老,你相信我,我是第一次。”

慕容銘已經哀嚎起來,失去副總這個位置,慕容家也就完了。慕容家能夠吞下姚東林的產業,就是憑藉慕容銘的位置。

“第一次?你不用跟老夫解釋,你跟審查的解釋吧。”

“還有你們!”

崔慶洪再次看向劉傑輝等人,威嚴說著:“為了一個紈絝,能夠讓你們這些大佬傾巢而出,老夫真是開了眼界。”

“來人!”

崔慶洪一句話,一些人走了進去,全部都是監察部門的。

“無論是誰,都給我調查仔細!”

“是!”

這些人朝著劉傑輝走了過去,劉傑輝等人,也雙腿發軟了。

“不要!”

“崔老,饒命!”

失去位置,他們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