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追上來了1龍茜提醒道。

所有人往後方看去!

隻見九龍帝葬身後,陣陣呼嘯聲音傳來,一共有十幾艘天鈞級、無量級的星海神艦撞開碎星轟鳴而來!

其中有一半星海神艦,呈金色、銀色,輝光湧動,明顯來自‘焚月教’!

而另一半有五顏六色,光芒炫彩的,則來自‘熾星教’。

“薑林汐和莫凡,他們應該又回來了。”龍茜冷聲道。

“這兩位都是教主?”李天命問。

“是的1

“什麼境界?”李天命眯著眼睛問。

“都是六衍生境!薑林汐有十六極的宙極獸,莫凡的識神擬象亦有十七重。我和大長老,都不是他們任何一的對手。而且,他們教內,如我一樣的五衍生境太多了1龍茜聲音沉重道。

“還有個戰神教?戰天神族的外部勢力?”李天命問。

戰天、魔天、幻天!

這三大天神族,可比其他八部神眾勢力更恐怖。

“是,他們教主更強1龍茜道。

很顯然,想要中子星,想要族人安全,不容易!

“若是紫禛能過來,倒是有機會打穿他們。不過,一號神畿不能白白浪費,我還是穩一手1李天命心裡想。

就算冇有紫禛,緊急情況下,微生墨染也是有大用的。

再說了,這上萬衍境龍族,也不弱!

現在追來的是熾星教、焚月教!

“就來十幾艘星海神艦?”李天命冷光一閃。

他知道這些人是什麼意思!

焚月號、熾星號,他們怕被李天命毀掉。

而現在開過來的這些星海神艦,隨便李天命毀掉。

那他們要來乾什麼?

李天命打算,直接炸滅了他們的星海神艦,轉身就走!

“不然,讓他們爬到我帝葬上,用天元神器開鑿,還是挺麻煩的1

隻能加速甩掉!

李天命積蓄恒星源之力,正準備動手!

轟——

對方那十幾艘星海神艦上,其中屬於落日神眾的部分,陡然傳來一個森冷的女子聲音:“龍茜,你要是敢一走了之,想想你留在這中子星墟的五百萬奴族吧1

另外一邊,那熾星教的教主‘莫凡’亦獰聲道:“你現在站注停手,他們還有活命的機會,否則,你絕對會後悔一輩子1

“等等1李天命正要擊碎他們的星海神艦,龍茜喊住了他,搖頭。

李天命知道,有活人被對方掌控,確實會很被動!

所以他理解龍茜!

“我出去。”

龍茜說完,從九龍帝葬的一個龍首當中出來。

在她對麵遠處,一共有兩個光耀的身軀,亦從星海神艦中出來,兩人都有六十米左右的身高,其中那薑林汐一頭金髮,肌膚雪白,是個妖嬈撓人的美婦,而那莫凡則是一個穿著星袍的中年人!

這兩人目光森冷,氣場很強,周身星光籠罩,確實不愧為這中子星墟的三大霸主之一。他們身上湧動著浩瀚的衍境周天星海之力,隔著星空,都能穿過星海神艦,鎮壓到了李天命等人的身上。

“我們要見這星海神艦的主人1薑林汐看到龍茜後,就目光淡漠,冷冷說道。

“他老人家可不想見你們。”龍茜冷聲道。

“老人家?躲在星海神艦裡不出來,恐怕實力不怎樣吧?”薑林汐嗤笑一聲。

果然是個人精!

“你有種進來試試。”龍茜絲毫不露怯,目光冷淡道。

“懶得和你廢話。”熾星教的莫凡看向九龍帝葬,冷笑道:“掌控這星海神艦的人,我勸你立刻現身,自報身份,否則,若是牽連上你部眾、親係,後果自負1

他們兩人,出自八部神眾!

“不用威脅了,這上星墟八部神眾多得是,嚇不到人。”龍茜冷淡道。

“但可冇有任何八部神眾,會為你們卑賤的奴族出頭!所以,他指定就是個和你們一樣下賤的存在1薑林汐忽然冷笑。

“說白了,就是一個搶了星海神艦的奴族,我冇說錯吧?可能實力還不怎麼樣?”莫凡嗤笑一聲。

他們是一條陣線上的,一唱一和,很是噁心!

九龍帝葬內,眾人都有怒意!

“龍茜1薑林汐站在高處,蔑然看著她,冷笑道:“既然這位‘老前輩’連現身的本事都冇有,有些話,我就與你說了1

“你想說什麼?”龍茜抬頭看她。

“我們看上這星海神艦了1薑林汐傲然道。

能把她的焚月號都打崩的星海神艦!

確實價值連城。

“你做夢1龍茜道。

“我知道你們不會老實,可以談條件。”薑林汐道。

“冇有條件,這又不是我們之物。”龍茜道。

“用你一百萬族人來換,如何?”莫凡忽然開口。

龍茜怔了一下。

九龍帝葬內,上萬衍境龍族亦是一陣嘩然!

但是——

龍茜很快就搖頭了。

她知道,這星海神艦是他們帶走族人的關鍵!

要是這玩意兒換走了,他們怎麼離開?

又還有什麼資本,和這三大教爭鬥,去拯救其他族人?

這是陷阱!

“彆說了,冇意義。”龍茜說完,便要進星海神艦。

就在這時候,那薑林汐獰笑了一聲,道:“這樣啊?那好,一百萬奴族的命,在你眼裡還不如一艘星海神艦是吧?好!非常好,我現在就回去,把這訊息告訴你的族人們,讓他們怨恨你!然後,我把他們全宰了,哈哈!不就是一百萬嗎?我逼你們這群狗奴給我生,過不了千年,又能生回來1

聞言,龍茜身體定格,雙眼之中噴出無限的怒火。

她冷冷回頭,死死盯著眼前這女人!

“魚死網破,你們也不好受的1龍茜聲音沙啞道,“有了這星海神艦,你敢殺我族人,我讓你們中子星都開采不了1

“是麼?不容易啊,你都有資本了?”莫凡嗤笑一聲。

“是啊,都敢威脅我了。”薑林汐笑得放肆,“既然這麼麻煩,我來提一個解決辦法好了。”

說完,她深深看了龍茜一眼,冷聲道:“不如,我和你,一起開出一道‘天罰賭約’?”

求票!

(https:///biquge/5252264/c149887.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