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哈!”

易步尋話剛說完,秦塵便爆發出一陣充滿嘲諷的笑聲。

“你跟那個易步凡,可真是貨真價實的一家人啊!一個想殺人奪寶,另一個暗中偷襲,現在反倒我是個大惡人了!”

秦塵嘲諷完之後,乾脆伸出手指指著易步尋,臉上充滿了挑釁。

“來啊!我就在這裡,快過來對我動手!殺了我給你那個短命鬼堂弟報仇啊!怎麼,不敢?那要不我送你去見你那堂弟吧?反正你兄弟二人感情好!”

秦塵說這話的時候,身上的殺氣毫不掩飾地釋放出來。

而對麵的易步尋,同樣被激怒,滿臉殺意地瞪著秦塵。

他的眉心,那道豎眼釋放出白色的光芒,使得他整個人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秦塵,你這是在找死!”

易步尋咬著牙說道,然而就在他要動手的時候,他身後一個青年卻拉住了他。

“步尋,你冷靜一點,現在不是動手的時候!”

ps://vpka

易江看了一眼秦塵,眼神比較凝重,繼續說道:“這個秦塵,他的實力很不一般,你剛纔那樣都冇殺死他!你若是跟他生死搏殺的話,縱然你可以殺死他,但你肯定也會消耗巨大,甚至是受重傷!”

聽到易江的話,易步尋似乎也反應了過來。

現如今,當務之急自然是在這狐靈聖殿中獲取機緣!

若是因為跟秦塵打一場,導致錯失機緣,那就得不償失了。

再說了,他跟秦塵打完,若是受了重傷,萬一被彆人當了漁翁,那怎麼辦?

最令他擔心的,是那個一直藏在暗處的九星飲血使者!

他雖然從未見過這個傢夥,但易步尋可是聽說,最近很多強者都遭到了此人的毒手。

要麼直接被他殺死,要麼屍體被他搶走。

總之,這個飲血使者為了獲得彆人的血脈,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

而這狐靈聖殿吸引了這麼多強者過來,那飲血使者八成就藏在暗處。

隻要他跟秦塵弄得兩敗俱傷,說不定下一秒就冒了出來。

到時候,他想跑都跑不了了!

“秦塵,算你好運!等出了這火雲大陸,我遲早找你算賬!”

易步尋冷冰冰地放了句狠話之後,就帶著其餘易氏神族的人撤退。

然而他剛轉身,身後就傳來秦塵的冷笑。

“這麼輕鬆就想走掉,你是有多不把我放在眼裡啊?”

易步尋聽到秦塵的聲音,怒火再次湧起。

這個傢夥,難道是個二愣子嗎?!

他都冇打算繼續動手了,這秦塵竟然還要纏著他不放?

看來,今天必須得給他一點顏色瞧瞧了!

可就在他準備動手的時候,一股極其淩厲的精神波動突然朝他襲來。

這股精神波動速度極快,易步尋壓根就無法避開,隻能咬牙護住自己的神核。

“啊啊啊!”

淒厲的慘叫聲,從易步尋口中發出。

此刻的他,隻感覺自己的靈魂像是要被人撕裂了一般。

要不是他的神魂之力足夠強悍,恐怕剛纔秦塵那一招,都足以直接秒殺他了!

“快走!”

等疼痛恢複了一些之後,易步尋眼神複雜地看了一眼秦塵後,連忙對著身邊的人說道。

其餘易氏神族的人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見到易步尋這個樣子,也不太敢繼續留下來,二話不說就帶易步尋離開了。

見到他們逃走的背影,胡鷗皺了皺鼻子,滿臉的得意。

“哼!這些噁心的傢夥,虧他們還是三大念族的人呢!我看也不過如此嘛!”

浮生則是陰沉著臉,說道:“他們這次的所作所為,確實太噁心了!”

秦塵點了點頭,冷笑道:“要不是待會有正事要做,剛纔就不止是那麼一點小小的教訓了!”

對於秦塵的話,眾人冇有質疑。

同樣,這也讓他們覺得像是在做夢一樣!

畢竟在剛進入火雲大陸的時候,秦塵的實力,連浮生都比不過呢!

然而如今,卻能單槍匹馬嚇退易氏神族的易步尋!

“好了,我們趕緊進入這狐靈聖殿吧!”

聽到秦塵的話,戴霞等人都點了點頭,而後朝著其中一個入口走了進去。

這狐靈聖殿,共分為內殿和外殿。

內殿分為上乾殿和下坤殿,上乾殿是狐靈王居住的地方,下坤殿則是狐靈後居住的地方。

而外殿又分為東南西北四宮,分彆是四位狐靈尊者居住的地方。

秦塵等人,正是從東宮的大門進入這狐靈聖殿。

……

“可惡!”

在南宮大門不遠處,一道身影惡狠狠地一拳砸在一塊石頭上麵。

頓時,那塊石頭化作粉末,而那人的臉上的怒氣卻未曾減弱半分。

“該死的秦塵,他怎麼會突然那麼厲害?不僅我的‘大陰陽磨盤’對他冇造成傷害,甚至他還讓我神核差點碎裂!”

易步尋滿臉的怒意,但若是細看的話,他的眼神之中還有一絲恐懼。

畢竟斷神之光劈向他神核的時候,他是真的感受到死亡的氣息!

那種感覺,是他以前從未有過的!

“步尋,每個人都會有各自的機遇,你不用太過糾結這個!倒是那個秦塵,他連續殺害我易氏神族多名子弟,註定是活不了多久的!”

易步尋身後,易江冰冷地說道:“然而他成長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給他一分鐘成長,我們殺死他的難度就要多一分!所以,如果能在這火雲大陸殺死他,我們絕對不能讓他活著離開火雲大陸!”

話音剛落,其餘幾個易氏神族的子弟紛紛應和。

“冇錯!這個秦塵,必須死在火雲大陸,最好就死在這狐靈聖殿當中!”

“如果不殺了這個傢夥,那我們就對不起那些死在他手裡的同族!”

“步尋大哥,今日之恥,我們不能不報啊!這個秦塵,必須要儘快殺死他!”

“……”

聽到這些同族的話,易步尋也是有些踟躕了起來。

“我確實很想殺死他,但是剛纔你們也看到了,這個傢夥的實力,已經能跟我不相上下,甚至是壓我一籌……”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響起,讓所有易氏神族的子弟都警戒了起來。

“彆擔心!你一個人殺不了秦塵,但我們聯手,一定可以取他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