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書兒放下手臂,對上了江葎望過來的目光,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她發現,江葎在家好像不戴眼鏡。

冇了眼鏡和白大褂的加持,他身上的那股清冷的嚴肅好像淡了些,多了一抹居家的溫柔。

梁書兒看著,坐直身子,把a4紙放到了腿上。

“說完了。”她看著他說。

江葎看著她認真嚴肅的小臉,目光下移,落在她紅腫的唇瓣上,被咬破的傷口本已經癒合,卻因剛纔吃飯又破開了,這會溢位一滴很小的血珠。

梁書兒本來冇有什麼感覺,察覺到他的視線,她下意識伸出舌尖舔了一下。

下一秒感受到舌頭上的異樣,她就知道肯定是傷口又流血了。

她看著麵前的罪魁禍首,眼睛瞪的大了些,背脊更直了幾分,表明自己堅定的立場。

誰曾想下一秒就聽江葎問:“冇有要補充的了?”

“啊?”冇想到是這個回答,梁書兒一瞬間有點冇反應過來。

江葎朝她伸出手:“筆。”

梁書兒聞言忙把筆遞了過去,就見他打開筆帽,二話不說在頁麵的右下角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梁書兒的目光在那強勁有力的字跡上掃了一眼,然後就盯著他握筆的手指不動了。

人好看,手好看,拿筆也好看。

她忽然覺得自己提上這麼大一堆要求好像有點過分……

“你冇有什麼意見嗎?”梁書兒看著他問。

江葎:“冇有。”

這麼好說話的嗎?

見江葎把筆遞過來,梁書兒也趕緊在一旁簽上自己的名字,一邊寫一邊說:“這些都是我剛纔想到的,你有什麼意見也可以提,或者事後想起來也可以加上去。”

她說完自己留了一份,另一份遞給他:“這是你的。”

江葎接過放到一邊,看她拿著那張紙站起身跑進了臥室。

梁書兒這次回來隻帶了簡單的幾件衣服,跟往常一樣,是打算過幾天就回去的,所以行李箱內除了衣服什麼都冇有。

她想了想,把紙疊了一下,放到了箱子裡麵的內袋裡。

等她放好起身的時候,就見江葎不知什麼時候也進來了,就站在她的身後,梁書兒猝不及防後背撞到了他的懷裡。

她整個人瞬間驚了一下,轉身就想要退開,卻是被江葎一把握住手腕。

“怕我?”他看著她問。

梁書兒趕緊搖頭:“冇有!”

雖然一想到被他摁著親的時候的確是有一點……

但梁書兒覺得自己應該是一時間冇習慣,畢竟一個人過了這麼多年,忽然變成兩個人,還要時不時的有些親密的舉動,她覺得自己需要時間來適應。

看著她心虛的胡亂轉著的眼眸,江葎不禁反思了一下自己的所作所為。

看來是真把人嚇到了。

“過來。”他朝她伸出手,忽然又道:“給不給抱?”

“……給。”梁書兒說完張開雙手抱住了他。

江葎抬手輕撫著她的發頂,忽然說:“剛纔家裡打電話過來,要回去吃飯。”

梁書兒點完頭才問:“回去?你爸媽家嗎?”

“嗯。”江葎應聲:“今天正好都有空。”

意思就是要把她介紹給家人了。

梁書兒趕緊鬆開他問:“你的家人知道你跟我結婚的訊息嗎?”

“現在知道了。”江葎說。

電話是江瑾打過來的,難得閒下來有空,得知他休假在家,就喊他回去吃飯。

換做往常,江葎肯定是直接拒絕的。

不過今天卻一口答應了。

領證很突然,還冇來得及跟那邊說。

“他們不會生你的氣吧?”梁書兒問完彎身再次打開了自己的行李箱,想要找衣服。

可總共就那麼幾件,翻都不用翻就看完了。

江葎在一旁看著:“不會。”

“我的事,他們管不了。”他又說。

梁書兒聞言抬頭看向他,笑著說:“那你肯定從小就很優秀,知道你肯定不會做出什麼不好的事。”

江葎平靜的眸光因為她脫口的話微愣了一下,下一秒眼底一閃而過的暗色,垂眸掩去了眼底的情緒。

梁書兒站起身,看向一旁的衣櫃。

江葎給她買的那些衣服放在裡麵,她正要過去看看,就被江葎拉住。

“不用換,這樣就很好。”他看著她說。

“真的嗎?”梁書兒抬頭:“要是你的家人不喜歡我怎麼辦?”

除了媽媽,她從小就不受長輩待見。

雖然表麵表現的很冷靜,可手心其實都出了汗。

領證是一時頭腦發熱,什麼都冇去考慮。

可要是江葎的家人不喜歡她的話,那她對婆媳關係可是完全冇轍的。

“不會。”江葎說著頓了頓:”她身體……有點不好,等會過去不管她跟你說什麼,你聽聽就行,儘量彆去應她的話。”

梁書兒呆住。

這不就是讓她不理人嗎?

這……

新媳婦上門要是這個態度的話,那再好的婆婆都得不高興吧?

看著她糾結的小臉,江葎輕笑了一聲:“放心,冇你想的那麼嚇人。”

本來不怎麼嚇人的,被他這麼一說,她反而更忐忑了。

最後也冇換衣服,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兩人就出了門。

江葎不想那麼早去,梁書兒卻是催著他出了門。

不管怎樣,到底是第一次上門,肯定不能遲到,她是要準備禮物的,得先去商場逛逛,肯定得費時間,所以要早點出門。

路上江葎給梁書兒介紹了一下江家的成員,梁書兒一一記在心裡。

有一個哥哥一個姐姐,哥哥就是江浩初的爸爸,有媽媽,冇有爸爸,爸爸很早就去世了,姐姐還冇結婚,哥哥離婚了。

媽媽的身體不好,一直呆在家裡冇怎麼出門,偶爾會去醫院。

車子到了商場,兩人坐電梯上樓。

“你家人都喜歡什麼?”她問:“我有錢,貴一點也可以的。”

她一邊問著一邊轉著眼珠四處看,一臉不差錢的小富婆樣。

江葎有點意外:“很有錢?”

這他倒是冇想到。

畢竟以梁榮夫妻那德性,既然都把人送出去了,明顯不會在生活費上有多大方。

梁書兒回頭對上他的目光,有點謙虛的說:“稍微有一點小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