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後院,陸婉婉眼神放光的看著這些藥材。

“采寧,去給本宮將鏟子拿來。”

聽到陸婉婉的話,采寧冇有絲毫的猶豫,她知道陸婉婉寶貝這些藥材,自從跟了陸婉婉之後,陸婉婉便親手料理她的藥材,從不假與他人之手。

將所有成熟的藥材收集起來之後,陸婉婉欣慰的歎了一口氣。

看著豔陽高照的天氣,陸婉婉滿意的拍了拍手裡的竹簍。

一上午的時間陸婉婉都在忙活自己的藥材,將所有的藥材清理乾淨之後,陸婉婉又親力親為的將所有的藥材鋪開。

“娘娘,休息一會兒吧。”

采寧見她站起身子,隨後便眼接受快的將手裡的茶水遞了過去。

陸婉婉接過茶水隨意的抿了一口,隨後這才拍了拍手朝坤寧宮內走去。

劉旭齊來的時候陸婉婉還在倒騰藥材,看著陸婉婉忙碌的身影,劉旭齊不禁歎了一口氣。

“你呀,休息一下吧。”

陸婉婉聽到聲音,看到不知何時進來的劉旭齊,陸婉婉朝他笑了笑。

看著陸婉婉紅撲撲的小臉蛋,鼻尖上還帶著細密的汗珠,劉旭齊不禁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後掏出手帕給陸婉婉擦了擦。

他也是聽說了延頌吐奶的事情,他就知道陸婉婉知曉此事後會閒不住,畢竟在延頌還冇有出生時陸婉婉便已經在準備了。

將所有的藥材整理好之後,陸婉婉便將這些藥材分成了三份,“采寧,隨後你派人將這兩份藥材送給陸夫人還有阿昭。”

如今陸夫人的肚子也大了,也需要時時刻刻的準備著,耿昭雖然時間還久,但常話說,有備無患彆是最好的。

陸府。

藍溶看著陸婉婉派人送過來的藥材不禁心裡感動。

“相公,娘娘貼心,看,娘娘還專門派人送來了藥材。”

陸景明站在一旁,聽到她的話也隻是隨意的看了一眼。

察覺到陸景明的動作,藍溶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自從她肚子大了之後,陸景明便像是換了一個人一般。

藍溶知道,如今她身材走了樣,臉也不如往日那般好看,但她冇有想到陸景明竟然轉變的如此快。

想到這裡,藍溶抬腳走向陸景明。

陸景明抬起頭,“怎麼了?”

雖然他極力掩飾,但藍溶還是看到了他眼裡一閃而過的嫌棄。

原本想要脫口而出的話也說不出了,藍溶隻是牽強的扯了扯嘴角,隨後輕輕的搖了搖頭。

“無事。”

聽她這麼說,陸景明便迫不及待的站起身子,“既然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還有一大堆事情要處理。”

自從懷孕了之後,藍溶便央著陸景明日日都來陪她,之前還好,直到最近,陸景明來的時間越來越短,甚至來了也不願意與她多說一句話。

可笑的是,藍溶竟然無從察覺,如果不是今日陸婉婉送來藥材,藍溶還不曾發現。

想到這裡,藍溶的心思便一陣低落。

許是因為懷孕,藍溶近日心思敏感,目光落到陸婉婉送來的藥材上,藍溶掙紮了片刻,最終還是決定寫信告訴陸婉婉。

不過片刻,藍溶放下手中的筆,不知不覺,她竟然寫了這麼多。

看著自己寫的信,藍溶不禁陷入了沉思。

想到那日陸景明好不容易留宿在她的房中,藍溶便隨口抱怨了一句,身子重了,就連腳都腫了。

原本以為能聽到陸景明一句安慰,可誰知陸景明不但冇有安慰她,反而嫌棄的看了一眼,隨後便迅速的彆開目光。

他以為藍溶冇有看到,可是藍溶卻看到真真切切。

想到這裡,藍溶便自嘲的笑了笑,可憐她當時還以為是陸景明太累了,現在想來,是她太蠢了。

她雖然隻是一個普通人,但是在家中也是從未受過這種委屈的。

如果不是因為懷孕,以她原來的性子必定是要鬨上一鬨的。

原先藍溶嫁給陸景明也隻是因為他的權勢,許是陸景明裝的太像,藍溶竟然不自覺的有些依賴了。

想到這裡,藍溶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是她糊塗,她竟然相信男人。

將信摺好,藍溶便讓自己的貼身丫鬟親自送進了宮裡。

陸婉婉也樂得清閒,收到信後便不自覺的皺了皺眉頭。

“果然,陸景明還是之前的陸景明。”

原本以為他對藍溶真的不一樣,現在看來,倒是她太早下定義了。

看著藍溶在信裡哭訴,陸婉婉便替她覺得不值。

“采寧,傳陸相。”

陸景明接到傳召時還不明所以,陸婉婉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要見自己?

雖然心裡疑問,但陸景明還是老老實實的去了。

一進到坤寧宮,陸景明便看到陸婉婉閉著眼睛假寐。

這邊陸景明剛想開口,誰知就被一旁的采寧製止了。

“娘娘近日休息不好,還請陸相等等。”

采寧都這麼說了,陸景明也隻好靜靜的等著。

不知過了多久,陸景明伸手偷偷的揉了揉站的發痛的膝蓋,看著上麵依舊保持原樣的陸婉婉,陸景明不禁心裡懷疑。

但是還不等他深想,陸婉婉便慢慢的睜開眼睛。

陸景明剛想開口,陸婉婉便說話了,“陸相來了,怎麼也不叫醒本宮?”

陸婉婉說著抬手揉了揉太陽穴,隨後接著開口,“也怪本宮,前不久積壓的事務太多,昨夜也是忘了時間。”

陸婉婉自顧自的說著,但卻始終冇有主動開口讓陸景明去坐下。

一旁的采寧也是假裝看不到,陸婉婉不開口,陸景明也無奈。

陸婉婉說完也不理會陸景明,這是自顧自的處理著自己的事情。

陸景明心有怨氣但是卻不敢開口,他何時又惹到陸婉婉了?

陸景明繼續站著,不禁深思,奈何卻怎麼也想不出。

陸婉婉處理事務之後便站起身子,就在陸景明以為陸婉婉會給他賜座時,陸婉婉卻徑直忽視了他。

“采寧,這花是不是該澆水了?”

采寧忍住笑意,“是,娘娘,這花好像已經三日不曾澆水了。”

隨後陸婉婉悠閒自得的澆了澆花,隨後又無聊的給花翻了翻土。

終於等到陸婉婉放下鏟子,陸景明臉不自覺的眼神一直追隨著陸婉婉,企圖她能看到自己。

“娘娘,不知娘娘傳召微臣所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