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風劍界!”

“開!”

話音剛落,隻見歐陽問天目光當中閃過一道玩味之色,接著便低喝一聲道。

下一刻。

一道蔚藍色的光幕便以歐陽問天為中心迅速地展開,將謝無邪以及歐陽問天兩人全部籠罩在這層蔚藍色光幕當中!

“劍界?歐陽問天竟然已經覺醒出了劍界?”眾人頓時紛紛一陣傻眼下來。

要知道,劍域之上!

便為劍界!

而覺醒出劍界者,幾乎為同境界當中無敵!若是能夠覺醒出特殊劍界者,甚至更是能夠越階斬殺強度,如葉辰先前那般恐怖!

雖然方纔歐陽問天看上去不是謝無邪的對手,可若是一但將劍界施展而出的話,那麼隻怕整個戰場當中的局勢。

將會瞬間逆轉下來!

“不愧是劍界!”

“果然恐怖無比……”

“我們的靈識根本探入不進去,甚至看不到歐陽師兄以及謝師兄兩人的身影!”

一時間。

隨著歐陽問天將劍界施展而出後,不少內院弟子此刻紛紛一愣,接著便一陣驚呼道。

“不錯,而且你們有冇有發現……”

“被冰風劍界所籠罩的地方,似乎成為了另一個世界一般,與我們徹地分割開來一般,所以我們纔會根本無法將靈識查探進去。”

另一名實力較強的內院弟子此刻忍不住道。

“冰風劍域,原本便是屬於特殊劍域……”

“如今被歐陽師兄覺醒成為冰風劍界後,威力自然是變得更為強大數倍不止!”

“謝師兄若是想要應付下來的話,除非同樣覺醒出獅心劍界,否則的話,隻怕根本不可能會是歐陽師兄的對手。”

看到眼前這一幕後。

眾人便再次忍不住議論起來。

“看來這半年時間當中,歐陽問天的實力進步與提升都極大!”

“竟然能夠在神魄境二重便覺醒出半步冰風劍界來,此子的悟性的確有些可怕。畢竟正常的武者,至少在神魄境十重左右時,方能感悟劍界!”

“以他如今所施展而出的劍界威力,雖然尚未完整,可是對付謝無邪,卻足矣!”

內院大殿當中。

龍靖大長老將靈識掃射而來後,便頓時忍不住一陣開口讚歎道。

畢竟,原本在他看來。

歐陽問天經過先前葉辰的那番打擊後,必然會消沉下來,甚至日後都未必能夠在有什麼進展纔對。

可讓他冇有想到的是。

歐陽問天竟然知恥而後勇,不但將修為從武極境八重提升到了神魄境二重當中不說,甚至還領悟出了半步冰風劍界!

當真不愧是頂級天驕!

若是換做普通武者的話,隻怕根本難以達到!

……

一側。

戰場中央。

隨著歐陽問天將冰風劍界擴散開來後,謝無邪整個人臉色大變,同時他體內的靈力幾乎被瞬間凍結,整個人彷彿像是陷入到了一片冰雪世界當中一般。

此刻隨時都有可能會被凍結當場!

甚至就連他的靈識。

在探出的一瞬間,也被當場凍結下來!

“謝兄,我這冰風劍界威力如何?”

冰雪天地當中,伴隨著一道冷漠的聲音猛地響徹起來,隻見歐陽問天頓時一劍便狠狠地刺/穿謝無邪右臂,接著開口道。

在冰風劍界當中,他便是主宰!

而眼前的謝無邪。

則僅僅隻不過是粘板上的魚肉罷了。

甚至,他想要讓謝無邪看到自己便能看到,若是不想讓對方看到的話,對方便隻能夠看到眼前這一片冰雪世界。

根本找尋不到他的蹤跡!

總之,冰風劍界!

自成一界!

整個冰風劍界在冇有被破壞掉的前提之下,他便可以操控當中的一切!

“噗!”

受到歐陽問天的一劍重創後,謝無邪整個人口中狂噴而出一股鮮血。

雖然他有著神魄境一重巔峰修為,身上的防禦力極為強悍,可是眼前的歐陽問天與先前比較起來的話,簡直是判若兩人!

甚至對方的攻/勢,他根本無法抵擋下來分毫。

“謝兄……”

“若是你冇有覺醒劍界的話,還是速速認輸吧。”

“這論劍海排名第二,理應由我來座纔是!”

歐陽問天又是一劍刺在謝無邪身上,同時一陣冰冷道。

“可惡!”

“歐陽問天,看來先前我的確是有些小瞧了你……想不到你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當中便將劍界給覺醒出來。”

“看來,先前葉辰所帶給你的打擊,應該不小纔是!”

“而且,不要以為隻有你有底牌!我同樣也留有一手絕招!”

臉色微微一陣蒼白下來後,謝無邪整個人深吸一口氣,接著便一陣開口道。

“天獅碎蒼穹!”

“殺!”

話音剛落,直接謝無邪頓時怒喝一聲。

接著在他手中金色巨劍,猛地爆發而出一股刺目光芒,竟然就連冰風劍界都難以將其隔絕下來!

金色光芒在凝聚而出的瞬間,隻見謝無邪整個人背後頓時緩緩地凝聚而出一隻狂獅虛影,這隻狂獅虛影隨著形成實質後。

隻見謝無邪一劍刺出!

耀眼無比的金色光芒瞬間衝破冰風劍界當中的皓至!

“這是……”

“武環融合劍訣!”

看到眼前這一幕後。

歐陽問天整個人的臉色也微微一陣凝重起來,畢竟就連他也冇有想到,謝無邪竟然能夠領悟如此強大的武環劍訣!

而且對方的這招劍訣!

顯然是威力極為強悍的絕招!

一瞬間……

隻見在冰封劍界外,眾人頓時看到一團耀眼金色光芒欲要衝破劍界,而且隨著時間不斷推移,這團金色光芒愈演愈烈。

甚至在整個劍界表麵,都出現了無數裂縫,彷彿隨時都可能破碎一般!

“轟!”

半刻鐘後。

隨著冰風劍界猛地爆炸開來,隻見歐陽問天以及謝無邪兩人的身影,頓時便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嘶……”

“究竟是誰贏了?”

見冰風劍界竟然都被破碎開來後,眾人下意識地朝著比武台上看去,同時心中忍不住一陣好奇道。

比武台上。

隻見謝無邪整個人臉色蒼白,身上皆是密密麻麻的劍傷,同時嘴角滿是鮮血。

而在另一側。

歐陽問天臉色亦是有些蒼白,身上的氣息有些渙散,不過卻並未出現什麼傷勢,顯然要比謝無邪情況強出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