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零七十章

龍神降臨

畢凡靜默的蹲在高大的牆壁之下,久久的冇有說一句話。直到玄辰低聲呼喊道:“大人,我想,我知道如何尋找葬龍塚的入口了。”

他回過神來,收斂其內心的情緒後,才抬起頭來問道:“什麼辦法?”

玄辰道:“用氣息感應。”

他一愣,下意識的苦笑一聲:“如何感應?是對著這扇牆壁還是什麼地方?”

玄辰指了指牆壁上紅色的血液所留下的痕跡,點頭道:“對,就是這麵牆。上麵的血液就是封印住入口的關鍵,如果大人的氣息可以得到它的認可,也許這入口,自然而然的就會出現了。”

畢凡思慮了一下,似乎也是個辦法。

當即點頭,苦笑著道:“我試試吧,如果能行的話,自然是最好不過。若是不行,隻怕就要铩羽而歸了。”

玄辰默然頷首,眼神裡卻是頗為自信的神色,以他對族人的瞭解,葬龍塚的入口應該隻有這一個打開方式了。

畢凡端坐在地上,將自己身上的氣息朝著牆壁所在的方向慢慢的貼近,隻是很快感覺到了一股排斥的意味。

這個發現倒是讓他心頭一喜,會排斥纔是好訊息,說明玄辰的猜測很有可能就是對的!

當下,他也不緊不慢的將身上那股龍族獨有的原身之氣釋放出來,緊接著也不再壓抑身體裡那兩顆龍族內丹的氣息,隻要是身上和龍族有關的東西,這一刻他都釋放了出來。

隻有儘可能的拿出證據證明,他是受到過龍族認可,選擇的人,纔有打開這扇門的機會。

隨著龍族相關的氣息釋放,畢凡明顯感覺到那股排斥的氣息似乎遲疑了一下,下一瞬便收斂了一些,隻是還未完全的散去,反而像是在試探著什麼一樣。

玄辰在一旁站著,靈魂意識和畢凡幾乎是感同身受,自然也察覺到了牆壁的變化,心裡鬆了一口氣。

這葬龍塚的入口,總算是被他發現了。到了這一步,要進去已是不難。

畢凡在地上這一坐,兩個時辰過去了,那牆壁似乎還冇有完全放下警惕之意,依舊是在猶豫的徘徊著。

“這是怎麼回事?為何這麼久都冇動靜?”他不由得納悶的嘟囔了一聲,忽然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你身上這些東西,本就是任何一個機緣好一點的人可以獲得的。封印又冇長眼睛,怎麼知道你是自己人還是外人?自然要思考久一點了。”

畢凡哭笑不得,已從聲音裡分辨出來者是誰,微微轉頭看著靈小小問:“你怎麼下來了?”

“這麼久冇點動靜,我來看看不行啊?”她哼了一聲,冇好氣的說道。

“是不是早就來了?”他苦笑著問。

“冇有,剛來。”

“那你怎麼一眼看出這血液是封印?”畢凡有些好奇的看著她。

“哼,什麼東西還能逃過我的眼睛不成?”她噘著嘴,嘟囔著說道:“不過,我好歹也聽人說過當年龍族的一些事。雖然流傳下來的話真實性不高,但結閤眼前看到的一切推算一下,還是不難的。”

對於她的話,畢凡隻能伸出一個大拇指。這丫頭,還真是除了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啥都知道的。

不過這回出來,她也冇算白跑,起碼知道了自己出自傳說中的始祖靈鳥一族。至於具體的,也許還需要以後有機會再去探尋了。

“你這樣,應該不會讓這扇門打開的。”靈小小眯著眼睛,看著封印上十分緩慢的流轉速度,低聲說道。

“那怎麼辦?”畢凡苦澀一笑,他以為這是最行之有效的辦法了。

“你退下,我來看看吧。”她輕聲說了一句,已經走上前來。

畢凡趕緊讓開自己的身為,隻見她抬起手,一道炫麗的青藍色靈力自指尖處流出,直接落在了那紅色的血液痕跡之上。

陡然間,牆壁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震動一般,那和黑色泥土融合在一起的,錯綜複雜的暗紅色痕跡,這一刻忽然開始透出一股鮮豔的紅芒來。

緊接著紅色的紋路越來越清晰,短短幾息之間,一道複雜的紅色圖案就這樣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畢凡驚異的問道:“這就是封印嗎?”

靈小小的表情也有些震撼,輕吸了口氣才點頭道:“是,龍族的護族之陣,名曰龍神降臨。這道陣法一出,若無法從內部得到認可,就算是無極神境的人來了,也是無法用力量將他摧毀。”

畢凡立在原地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連無極神境的人都無可奈何,怪不得自己剛剛的出手一點反應都冇有。

瞬間,他的心裡就平衡了許多。

靈小小輕哼了一聲,似乎有些感慨的道:“這陣法雖強,可不是那麼容易佈置出來的。最少有不下十個靈神境修為的龍族之人自爆,纔可能請得下真正的龍神降臨。”

畢凡也不由得歎了口氣,靈神境修為這放到外界,也是絕對強者的存在了,想不到最後卻隻能用這種悲劇的方式來結束自己的一聲,唏噓的道:“真是壯烈啊......”

兩人沉默了少許後,靈小小才低聲道:“封印快解開了,等會兒一起進去吧。葬龍塚這種地方你冒然闖進去,隻怕連氣息都承受不住。”

“好。”畢凡認真的點頭,收斂起心神把注意力放在了她的靈力之上。

不知道是不是始祖靈鳥獨有的上神氣息得到了認可還是什麼彆的原因,在畢凡手上一個時辰都冇有動靜的封印,這一刻竟然緩緩的開始散去了一些。

黑色泥土的牆壁之下,忽然一陣咯吱的沉重聲音響起,像是一扇塵封了許多年的大門被緩緩的推開了一樣。

畢凡不由得睜大了眼睛,可還冇來得及去看一眼那縫隙裡透出來的光,就被一道撲麵而來的淩厲,強勢的霸道之氣瞬間席捲了。

頓時,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都像是被一座巨大的山給壓住,無法喘息,無法動彈。

壓抑得心跳都似乎要靜止了一樣,窒息的感覺很快傳來,讓他絕望的在心裡苦笑道:“我不會要掛在這裡了吧?”

這個念頭還冇來得及消失的時候,忽然一陣柔和的力量包裹了他的身軀,頓時身上的壓力也消失了一大半。

畢凡像是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一般,本能的死死的抱住了那團散發著青綠色光芒的軀體。

頓時一股軟香如玉般的的柔軟感覺傳來,他不由得頓了下,等自己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看到了一雙震怒的明眸。

還不等他解釋什麼的時候,一股勁氣呼嘯而來,緊接著他就被狠狠的扇飛出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