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靜怡聽到胡璃這樣說,慢慢也感覺到了認可,他的確從未見過陳飛是這樣的。

即使之前遇到了很困難的事情,它也冇有緊鎖過眉頭,在那很不舒服,事出其反,必有因。

現在所有的情況都不可能發生,那就隻能說明他冇有事情了。

想到這裡,袁靜怡突然滋生了一個想法,既然現在的公司冇有什麼事情,他們做副總裁,自然事情就會更少。

那麼這段時間可以做什麼呢?我們在這段閒暇的時間能做什麼呢?

看著這兩個問題,袁靜怡想了想。

隻能等到晚上和胡璃商量商量,隻要是他們倆做出的一致決定,在不違背陳飛原則的情況下,陳飛幾乎都會同意的。

看著陳飛如此之早的回來,如此差的狀態。兩人便商量著做好晚飯,來進行詳細的規劃。

此時在廚房內,兩人嫻熟的做著晚飯。

“袁靜怡,你去幫我拿點鹽過來,還有醬料都彆忘了啊!”

“今天我要親自做我的拿手好菜給你們嚐嚐”胡璃對著袁靜怡說道。

“你可彆得瑟了,彆之後讓我來收尾啊!你忘了你之前做的是什麼東西了嗎?那是人能吃的嗎?你做的菜黑漆漆的,希望你這次不要搞砸了啊!”袁靜怡嘲諷著胡璃。

畢竟在之前,這胡璃可是廚房小炸手,都能毀家的人。

胡璃聽到袁靜怡這番嘲諷,頓時就不樂意了。

“我上次可是意外,你可閉上你的烏鴉嘴吧。”

“就你能就你會做飯對吧?你今天就給我看著,看我能不能做好?”這話頓時點燃了兩人的怒火,當然,袁靜怡會讓著胡璃,他隻是嘴上這麼說,心裡麵還是蠻看好胡璃的。

“行,那我今天就看著,你今天可彆讓我和陳飛失望啊!畢竟他今天有時間,你早點做好,我們有時間可以出去玩”靜怡冷冷地說著。

的確,他也是這樣想的,這樣既可以鍛鍊胡璃的個人動手能力,又有足夠的時間進行思路的整合,來規劃好之後出行的路線。

不過,儘管是如此,她還是十分放不下胡璃,他可太瞭解胡璃了呀。

胡璃就開始了他的著手工作,而袁靜怡就在一旁看著。

袁靜怡既要保證他們的安全,又要確保食物可行,她纔是最累的。

在他們兩個廚房裡嘻戲打鬨的時候,現在也跑到了自己的床上進行休息,冇有事做,可是太煩了呀,他這種人就是閒不下來,一刻不做事就渾身難受。

它就靜靜的躺在床上,回憶起之前的工作細節。

霎時,她的房間之中的天花板居然產生隱隱作響。

“我在家裡,這是有老鼠嗎?那為什麼會在天花板上?難不成他們會飛呀?”陳飛有著一個疑惑,的確,在天花板上弄得吱吱作響,很難懷疑到其他地方,除了老鼠。

陳飛從躺著的狀態還是坐了起來,他就想知道,這會不會繼續響呢。

果然聲音一直就冇有停過,這無疑肯定是老鼠了。

陳飛的內心是抗拒的,但是現在的家中隻有他和兩個女朋友,要是指望他的兩個女朋友們,那肯定是不行的,女生天生就對這種東西有著抗拒心理,至於陳飛他自己,他也怕這種東西。老鼠可是傳播疾病的首要根源啊!

最後陳飛還是壯了壯膽,自己去解決吧!可是他還是猶豫了。

“胡璃,袁靜怡你們過來一下”陳飛對著門外喊著。

而在廚房的兩人聽到陳飛的呼喊,急忙放下了手中東西,關下了煤氣之類的。向著聲音尋去。

“陳飛,現在怎麼了?喊我們乾嘛?我可是要看著胡璃做飯的呀”袁靜怡撒嬌都說到。

胡璃看著袁靜怡撒著嬌,頓時就起了醋意。

“飛哥哥,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幫助嗎,隻要是我們能幫的,我儘量幫你。你讓我走東,我絕不走西。”胡璃這話一出,瞬間場麵就凍結了。這胡璃明顯是來宣佈主權的,可是讓他占得先機,那這袁靜怡怎麼辦呀?

於是,袁婧怡也連忙插嘴說道。

“我也是,我也是”

全在看著他倆的表情,頓時想笑。兩人穿著一襲淡藍色的裙子,有著留白之美。胡璃的那傲人的大長腿,配上她那撒嬌的聲音,是個男人都受不了。

袁靜怡略帶成熟,臉上泛著紅暈。兩人穿衣風格幾乎差不多,不過袁靜怡的一顰一笑都勾動著陳飛的心情。

陳飛此時看向了兩人,陳飛說道。

“冇什麼大的事情,這個房間的屋頂上好像有一隻老鼠,你們能出嗎?”陳飛哈哈大笑起來,因為他知道兩人根本就不會處理這種事情,他也想逗逗他們倆,

我這兩個女孩子聽到了這件事情,頓時就變了臉色。

袁靜怡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而胡璃彷彿站在原地停滯了。

“好可怕,這個地方居然有老鼠,我們要不要換個地方呀?”胡璃的腦迴路就是大。

而此時的袁婧怡,雖然有些害怕,但還是站了出來。

“陳飛,我來幫你吧!”

此時的陳飛有些意外,這不是女孩子都害怕的事情嗎?怎麼她能強忍住自己內心的恐懼?而選擇來幫他呢。

陳飛也是一個有責任擔當的人,她當然是拒絕了,他開始要兩人來幫忙,僅僅隻是為了逗一逗兩人,當然不會讓兩人去處理這件事情了。

“開玩笑的,這件事情當然是由我來了。”

陳飛說完,便搬起了椅子,向天花板內探去。

他輕輕的剝開了房頂,此時的房頂早已腐爛不堪。

看來這個房子的確已經過了太久了,住了這麼久,也是時候要去弄一個新的了。

現在的這個房子看上去不太行啊!

陳飛很快就找到了剛剛做響的原因,根本就不是老鼠,而是這個木板之間,因為老化產生的摩擦而產生的聲音。隻需要將這個東西給拆除,這個聲音就能消去。

很快,這個問題就將解決了,此時又衍生出了一個新的問題,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要不要去弄一個新的房子。

現在的陳飛已經很累,他還是繼續躺著,乾脆明天再想這個問題,而此時胡璃和袁靜怡早已另有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