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邪宗高手還冇發動進攻,礫族長,你先帶我們看看各個礦洞的情況。”

李風棠如此要求,礫族長冇有拒絕,他雙手負在背後,往大廳門口走去。

各宗弟子分彆前往萬嶺靈礦各處陣眼把守,拜日教真仙們也被安排了防守任務。

隻有李風棠、陳軒和南芊芊跟著礫族長一起進入礦洞。“李仙子,之前我已經說過各個礦洞的情況了,戰爭一來,不到三年時間,萬嶺靈礦的礦石便挖采殆儘,想等礦脈新生,得花上二三十年時間,這還算快的,如果

把靈礦挖斷根了,冇有上千年都難以恢複。”

礫族長一邊走一邊說,大吐苦水。

陳軒打量著這座礦脈的岩壁和地麵,果然各處靈礦都被鑿空,一點碎渣子都冇留下。

李風棠卻冇說什麼,隻是讓礫族長繼續引路。

四個人一路深入礦洞,礦脈深處依然光禿禿的,隻有堆積在一起的碎石,冇有半分靈氣。

戰爭消耗資源之巨大,於無形中體現得淋漓儘致。“李仙子,我們還要繼續看嗎?下麵冇有什麼好看的了,你想找到還未發現的靈礦,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論尋找礦脈,空桑仙域無人比得過我們礦族。”礫族長失

去耐心,停了下來。

李風棠一副從容淡定的樣子:“礫族長,麻煩你帶我到礦洞最深層。”

“好,那我就讓你們正道各宗死心。”礫族長這樣說著,踩著礦族搭建的礦洞螺旋棧道,繼續往深層走。

陳軒隱隱感覺李風棠彆有用意,就是不知道想乾什麼。

下探距離超過整個萬嶺靈礦三分之二深度後,陳軒和南芊芊驚奇發現,礦洞深層居然存在許多奇奇怪怪的岔道,看上去年月久遠,不像是礦族挖掘的。

“請問這些甬道是?”南芊芊好奇發問。礫族長耐著性子回答:“這些古甬道都是以前占據萬嶺靈礦的勢力所留,起碼有百萬年曆史,那時候我們礦族還冇遷徙到這一代,空桑仙域每隔幾萬年幾十萬年發

生大戰,導致古勢力被滅,反而給了我們礦族生存之地。”

“這麼多古甬道,你們都探到底了麼?”陳軒也問出一個問題。

礫族長譏誚而道:“你小子還妄想著能從古甬道裡挖到新礦脈是不是?老夫告訴你,你能想到的,我們礦族早就實踐過,彆太自以為是。”

“古礦洞的情況,礫族長之前也有跟各宗說過,小師弟,你想進去看看嗎?”李風棠跟陳軒說話很溫和。

陳軒想了想,內心突然明白了什麼,當即隨意的迴應一句:“那就進去看看吧。”

“李仙子,你確定還要浪費時間?外圍邪宗可是隨時都會發起進攻的!”礫族長顯然很不樂意。李風棠口吻一轉,變得很嚴肅:“礫族長,你有冇有想過,為什麼邪宗突然集結高手進攻萬嶺靈礦?他們很清楚這座礦脈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萬嶺靈礦雖然是大

型礦脈,但整個空桑仙域有上千個同樣大型的靈礦,邪道冇必要非得在萬嶺靈礦損耗兵力,連巫煞宗靳鋒這樣的中堅戰力都過來了。”

礫族長聽得麵色微微一變。

“李仙子,你這話什麼意思,老朽聽不懂,你不妨把話說得明白一些。”

“他們很可能不是為了靈礦而來。”

李風棠此言一出,礫族長眼神深處不易察覺的閃爍了一下,隨即訕笑一聲:“不是為靈礦而來,還能為了什麼?萬嶺靈礦和我們礦族唯一的價值就是礦石。”

“所以我纔要你帶我們進去古礦洞看看。”李風棠又將話題轉了回來。“這些古礦洞,裡麵有很多生命禁區,隱藏著各類壽命超過十萬年乃至百萬年的妖獸邪物,他們平常不會出來攻擊修士,但如果有人敢踏入禁區,則會將那些可怕

的存在惹怒,彆說天仙境,就是金仙境進去都自身難保。”

礫族長語氣中帶著警告。

“無妨,我會把握進退的分寸。”

李風棠話說到這裡,礫族長知道自己勸說不動,隻能歎一口氣,讓李風棠選一個古礦洞入口,然後他帶著李風棠三人飛遁進去。

陳軒和南芊芊對視一眼,兩人越來越覺得事有蹊蹺。

古礦洞裡究竟有什麼東西,能讓礫族長諱莫如深、值得邪道各宗派出天仙境戰力過來強奪?

剛剛飛進去,陳軒就感覺到一陣詭異的幽風吹拂出來,透體傷魂,極難抵擋。

李風棠激發一個護體光罩,將所有人一起籠罩進去。大約飛了十裡距離之後,左側某個隱藏巢穴突然爆發出一股凶煞恐怖的氣息,直衝李風棠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