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

聽李風棠提起不光彩的陳年往事,靳鋒眼神瞬間一冷,寒意滋生。

身為天仙境高手,肉身受傷很容易修複,但靳鋒手背上這道傷疤一直留著,肯定是因為傷及本源。

一旁的丹蘿內心微微恍然,原來給靳鋒留疤的人是李風棠,她不禁想著,怎麼當初李風棠冇把靳鋒一隻手斬斷。

就在靳鋒準備諷刺搖光劍派收了一個男弟子時,萬嶺靈礦外圍某方位飛來幾十個巫煞宗邪修,由三個天仙境高手帶頭,落到靳鋒麵前低頭行禮。

其中一個天仙境高手誠惶誠恐道:“靳師兄,對不起,我們冇有攔住李風棠,她的‘風後奇門劍陣’將我們困住了。”

眾所周知,李風棠在風之大道上的造詣非常高,甚至不亞於自身劍道修為。

靳鋒懶得斥罵這些同門修士,他目光始終冷冷盯著李風棠,以及李風棠腰間那柄佩劍。

李風棠本命劍器並冇有跟她稱號“不殺劍”同名,而是名為“渡儘浮生”,這是一柄不能殺人的劍,隻能用來救人。

渡儘浮生劍的威能,靳鋒在兩百五十年前就領教過了。

現在李風棠身邊隻有兩個真仙境弟子,靳鋒卻不敢命令眾多邪修圍攻。

因為李風棠的渡儘浮生劍雖然不能殺人,卻能讓中劍的邪修比死更痛苦。

渡儘浮生,此劍可淨化天地間一切邪氣穢氣,讓重傷重病者起死回生,甚至冇有實體、把人半隻腳拉進鬼門關的勾魂使者,也能用渡儘浮生斬殺。

邪修魔修一旦中劍,一身修為儘廢,那不就是比死更痛苦麼?

“靳師兄,我們要不要……”身後一個巫煞宗弟子鬥膽請示。

靳鋒冇有迴應,他隔著半個天空跟李風棠眼神對視。

這麼多人看著,起碼氣勢上不能輸。

但對於李風棠來說,一個當年的手下敗將,又有何氣勢可言?

而且陳軒剛剛還力挫巫煞宗兩個年輕天才,簡直是雙重打臉。

在眾多邪修虛張聲勢的注視下,李風棠一句話冇說,帶著陳軒、南芊芊以及三十個拜日教真仙從容離開。

等陳軒他們離開後,丹蘿故意問了一句:“靳師兄,我們人數占優,為什麼不動手?”

“哼,你懂什麼?現在跟李風棠動手完全不值當,萬嶺靈礦裡的那樣東西纔是我們此行目的,你忘記師尊交待了?”

靳鋒不敢和李風棠動手,隻能把氣撒到丹蘿身上。

在一旁的神算穀弟子藍濤不敢做聲,如果他敢跟丹蘿說陳軒的排名經過此戰之後有可能再度提升,丹蘿說不定當場殺了他泄憤。

……

李風棠帶著陳軒、南芊芊和董珀等拜日教真仙往萬嶺靈礦核心區域、也即正道勢力冇有失守的地盤飛去。

“李師姐,師尊和宛兒師姐她們冇來萬嶺靈礦這邊嗎?”陳軒終於可以問出這個他最想知道的問題。“師尊跟宛兒還有其他長老弟子在主戰場。”李風棠一邊飛遁一邊回答,“萬嶺靈礦是一座大型礦脈,盛產多種屬性的極品礦石,因此師尊特地派我帶領一隊弟子

增援,其他宗門也有援手過來,無論如何都不能讓這片礦脈落入邪道手中。”

陳軒明白李風棠的意思,一般的中小型礦脈,當然不值得李風棠這種重要戰力支援。萬嶺靈礦是大型礦脈,每年產出大量靈石,供應給附近的正道各大仙宗;而在戰爭時期,這種大型礦脈尤為重要,修士戰鬥需要靈石補充法力,各種防禦陣法的

陣石都是以靈石為基礎,另外餵養靈寵等等也要用到靈石。

總而言之,不管仙界還是凡界,打仗主要打的就是資源,靈石在哪裡都是硬通貨。

很快,陳軒跟著李風棠飛到一處巨大的礦洞入口,入口旁建了一座樓閣,據李風棠說是萬嶺靈礦本土勢力“礦族”所建。

礦族具有勘探靈礦、采集礦石以及提煉礦石精華的天賦,很多極難挖采的靈礦由礦族出馬,絕對萬無一失。

剛剛走到樓閣門口,陳軒就聽到裡麵很多人在吵架。

“現在各大戰線的靈石即將消耗殆儘,礫族長,你將你們礦族儲存多年的礦石拿一部分出來,等戰爭結束,我們各大宗門一定加倍補償給你。”

“不行!那些儲存的礦石是我們礦族根基,絕對不能動!你們正道各宗當初不是說好了不會強買強賣,現在卻要我族挖自己的老底?”陳軒一聽,和李風棠對視一眼,李風棠顯然知道什麼情況,一馬當先走了進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