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

黃泉冥界。

長歌當月,雖然黃泉冥界上空掛著一輪圓月,但實際上卻是青天白日。

這裡也是唯一一個在白天也能看到滿月的位麵。

暗夜城中,比起從前也更熱鬨了幾分,來往的其他位麵的人也變得多了起來。

據說暗夜城城主,喜好男色,不少仰慕冷紅月的修行者,都打扮的光鮮無比,時不時的在暗夜城晃盪。

屋頂上,

一襲紅衣懶懶倚靠在屋簷,一邊喝著酒,一邊聽著下方的美男彈琴,好不快活自在。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墨色身影忽然飛落在屋簷。

當他落下之時,纔看清原是一名少年,看模樣十三四左右,卻生的無比俊美,雖然年紀不大,

可他一出現,

卻將在場所有人美男都比了下去。

“冷姨。”他微微頷首,打了招呼,可眉眼間卻皆是冷然絕傲。

冷紅月見到少年也笑了起來,“喲,原來是小狼崽子來了,怎的就你一個人?你孃親呢?”

蕭祈想到爹爹尤其叮囑過,冷姨雖然好男色,但卻一直覬覦孃親美貌,所以不要在她麵前透露出關於孃親的任何訊息。

“孃親和爹在一起。”他回答:“我來這裡是來找靈兒的,冷姨見過玲兒嗎?”

冷紅月笑道:“你那妹妹又跑出去玩了?放心吧,就你爹你孃的身份,你妹妹在千界橫行霸道都不會有人找麻煩。”

蕭祈皺眉,“我是擔心焰川叔叔又帶著她去偷雞摸狗了。”

問完之後,蕭祈對冷紅月拱了拱手,“靈兒不在這裡,我就先走了,冷姨告辭。”正要走的時候,蕭祈忽然想起來,“對了,孃親讓我給冷姨帶句話,幽都王帝鈞

據說從幽都城離開了,纔去找了孃親敘舊,接下來應該會來您這裡,如果您不想

見他的話,可以去青界玩玩。”

蕭祈說完就飛身離開了。

冷紅月臉色也微微變了一下,

神色有些異樣。

但很快這種異樣就消失了,隻留下一聲嗤笑和嘲諷。

“這小子,年紀小小,竟然已經達到半神之境……真不愧是他倆的孩子。”冷紅月看著蕭祈離開的方向忍不住誇讚。

而蕭祈口中所說的青界,指的便是白三三從前的靈質空間所煉化出的位麵。

現在青界和九州大陸一樣,已經完全成為了一個真正的能夠讓人繁衍生息的位麵。

隻不過,青界的主人是白三三,她也是唯一的位麵之主。

“這小子就算是把天捅個窟窿,估計都不會有人敢上門找麻煩吧……”冷紅月小聲嘀咕。

蕭祈一邊在各界找妹妹,一邊為妹妹解決她惹下來的麻煩。

比如把某個位麵界主的東西偷了,又比如把哪個宗門小師弟給揍了……

雖然他們不敢造次,但蕭祈還是接到了不少告狀,隻能隨手給點孃親煉製的靈丹,當做賠禮。

而另一邊。

“焰川叔叔,鳳凰真的要下蛋了嗎?”蕭靈兒小聲詢問。焰川也小聲噓了一下,“快了快了,你記住啊,等叔叔發號施令,衝進去偷了蛋就跑,不要回頭,知道嗎?

那鳳凰的嘴尖的很,被叨一口你這細皮嫩肉的就得遭

罪明白嗎?”蕭靈兒忙點點頭,“明白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