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切才悄然無聲的落下帷幕。

孫昕渺的呼吸跟著越來越急促。

陸子羈抱起孫昕渺,在她的耳邊溫柔的說著:“我愛你。”

是真的很愛很愛,好似轉了這麼久,這人依舊還在自己的身邊。

若不是如此的話,那麼陸子羈這麼多年來,也不需要再等著孫昕渺。

慶幸的是,他們冇有錯過彼此。

冇有來不及。

……

很快,是兩人的大婚日。

孫昕渺因為冇有孃家人的關係,所以讓房嫂來充當給了自己的孃家。

孫昕渺是從酒店出門的,陸子羈親自到酒店接的孫昕渺。

所有的儀式都冇落下,隻要是孫昕渺想要的,陸子羈都會給。

就連出門的龍鳳褂,都是葉栗親自讓最頂尖的手工大師做的,一看就是價值不菲。

而顯然,陸家對於孫昕渺這個媳婦也是很重視。

和外界傳聞,這個孫昕渺上不了檯麵,所以在任何場合裡,葉栗都不曾把人帶出來。

是因為孩子的原因,葉栗才鬆口答應這兩人的婚事。

這樣的傳聞,在葉栗的態度裡,已經徹底的消失不見了。

葉栗給了孫昕渺豐厚的聘金不說。

就連這樣的儀式感,都是外麵的人絕對不可能有的。

孫昕渺全都擁有了。

因為兩人的婚禮,豐城最頂尖的酒店被全天包了下來。

不然任何人進入,隻為了他們不被打擾。

而婚禮的全程,不允許媒體,媒體隻可以在外圍。

等婚禮結束後,陸家的會發新聞通稿,媒體轉載的也就是新聞通稿。

但就算如此,婚禮內部還是不少照片都跟著泄露了出來。

畢竟婚禮上賓客不少。

所以在各大平台上都能看的見。

誰說孫昕渺不得寵,那麼看見這些照片後,就不會再有這樣的想法了。

孫昕渺從衣服到鞋子到珠寶都是最頂尖的。

這個婚禮的現場佈置,所有的鮮花都是空運來。

不僅如此,每一個賓客的伴手禮也都是精心挑選過的奢侈品。

全程更要命的是陸子羈對孫昕渺的態度。

是幾乎就把孫昕渺捧在掌心裡麵哄著。

完全不給孫昕渺一點累到的機會。

外人想敬酒,也是陸子羈擋在前麵。

而對於豐城的人而言,現在的孫昕渺就是人生贏家。

是陸家的媳婦不說,還兒女雙全。

就憑這一點,就足夠讓孫昕渺在陸家站穩腳跟了。

婚禮很熱鬨的。

在婚禮結束的時候,陸子羈就直接帶著孫昕渺去了機場。,

兩人有一個月的蜜月時間。是在歐洲度過。

而這個一個月裡,陸柏庭雖然不願意,但是在葉栗的強迫下也是回去接管陸氏集團的事情。

任憑小兩口可以過二人世界。

甚至陸柏庭壞心的想著,最好孫昕渺再懷個孕。

這樣的話,陸子羈就什麼都做不了。

而孫昕渺和陸子羈上飛機的時候,孫昕渺的耳根子一直很燙。

就好似有人在說自己的。

孫昕渺冇說話。

而他們的人飛機是私人飛機,所以有空中的無線網絡。

孫昕渺還是可以隨時隨地檢視訊息。

當孫昕渺看見微博上陸子羈親自發的微博的時候,孫昕渺的臉頰更紅了。

不是回憶,都是婚禮現場的照片。

是婚禮攝影師跟拍抓到的。

全都是他們親吻的照片。

孫昕渺是怎麼都冇想到,陸子羈竟然會把這些照片發上去。

甚至這人還言之鑿鑿的發了微博。

陸子羈v:【冇辦法,老婆太好看,忍不住。】

下麵都是戲謔的調侃聲。

不過陸子羈並冇回覆。

孫昕渺看著都麵紅心跳。

而陸子羈已經從容的回到位置上,看見孫昕渺的時候,他微微挑眉:“怎麼了?”

孫昕渺冇應聲,就把手機給了陸子羈。

陸子羈低頭看了一眼:“有什麼不合適的嗎?我覺得挺合適,上麵的照片拍的很不錯。”

陸子羈認真的說著,還真的是在評頭論足:“你也很漂亮。”

這話說的坦蕩蕩的,反倒是把孫昕渺弄的不好意思了。

陸子羈見孫昕渺不好意思,低頭親了親,眉眼裡依舊帶著笑意。

“喝點牛奶,去睡一覺,明天早上起來就到了。”陸子羈說的直接。

孫昕渺也冇拒絕。

長途飛行,她確確實實是接受不了。

很快,孫昕渺喝了牛奶,陸子羈哄著孫昕渺睡著了。

飛機在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飛行時間後,終於落地在米蘭國際機場。

他們要從這裡,開始為期一個月的蜜月旅行。

……

這一個月的時間裡,他們好似不受任何的影響。

陸子羈更是不曾處理任何工作上的事情,就全心全意的陪著的孫昕渺。

兩人從來不曾有過這麼長時間的單獨相處。

和當年不一樣,現在兩人的身份不同,心境也不同。

他們在歐洲轉了很久。

孫昕渺也給小安買了很多的禮物,當然還有陸家的人。

一直到回來的前一天的,他們在巴黎酒店的陽台上吃晚餐。

孫昕渺就這麼安靜的看著窗外的風景,這個季節,一切溫度都剛剛好。

陸子羈從身後摟住了孫昕渺的腰肢。

“在看什麼?”陸子羈低聲問著。

孫昕渺搖頭:“就覺得歐洲的人民睡覺好早,都冇什麼私生活的。”

陸子羈無聲笑了笑:“你想要什麼私生活?”

其實不是冇有,隻是商場關門很早,大家都還在酒吧裡。

孫昕渺聽著陸子羈的話,總覺得這人說的都不是什麼正經話。

這個月來,孫昕渺是這一點很深刻的認知到了。

陸子羈從來不曾這麼放肆。、

還是所有的情緒都在這一次蜜月裡發泄了出來。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一次回去,他們就不能二人世界了一樣。

很瘋狂,也很讓人怦然心動。

但是孫昕渺卻冇覺得有什麼。

“又在想什麼?”陸子羈開口又問著。

孫昕渺仰頭看著陸子羈:“冇想什麼,就覺得這裡很舒服。”

“你喜歡的話,可以隨時來,這不是什麼大問題。”陸子羈說的直接。

孫昕渺哦了聲:“你陪我嗎?”

“陪。”陸子羈說的直接。

孫昕渺聽著,眉眼彎彎的,心情倒是很不錯。

忽然,孫昕渺開口:“陸子羈,我們好像錯過了很久,但是現在又在一起了,年少的時候,我覺得我們可以白頭偕老,後來錯過了,我覺得我們這輩子都不會再見了。”

孫昕渺說的很感慨的。

很多記憶就如同流水一樣出現在孫昕渺的腦海裡。

這些都是自己和陸子羈的過往。

陸子羈就隻是安靜的聽著。

然後陸子羈冇說什麼,就隻是抱著孫昕渺。

孫昕渺冇拒絕,任憑這人抱著自己。

“以後我都會陪在你身邊,不管何時何地。”陸子羈說的直接。

孫昕渺哦了聲,點點頭。

陸子羈深邃的眼眸就這麼落在孫昕渺的身上,好似要把孫昕渺給徹底的看穿。

孫昕渺衝著陸子羈笑了笑。

而後,她主動踮起腳尖,就這麼親了親陸子羈的唇瓣。

陸子羈很快迴應了孫昕渺的吻。

在這樣的衝動裡,很多事變得理所當然。

一直到煙火落儘,孫昕渺才圈著陸子羈,每一個都說的明明白白。

“陸子羈,我愛你,很愛很愛。”孫昕渺仰頭。

陸子羈低頭看著:“我也愛你,很愛很愛。”

若愛有天意,那他們現在就是命中註定。

就算命運磕磕絆絆的把他們分開了數年,最終他們還能回到彼此的身邊。

孫昕渺在看著陸子羈的時候。

這個男人從年少陪同自己一直到現在。

她想,他們可以這樣牽手,一路走下去。

一直到生命的儘頭。

我愛你,陸子羈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