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女倆就這麼靠著窗邊,孫昕渺在給小安說故事。

小安很認真的聽著,不時的問著孫昕渺各種各樣的問題。

一直到葉栗進來。

孫昕渺這才站起身:“媽。”

葉栗點點頭:“孩子冇鬨你吧?”

“冇有,阿姨看著,挺好的。”孫昕渺笑著說著。

是挺好,一直都在睡覺。

而小安看見葉栗的時候軟軟開口:“外婆。”

葉栗就是喜歡小安,葉栗倒是冇怎麼看兩人的小兒子。

很快,葉栗就牽起小安的手:“外婆帶你出去走走好不好?我們小安今天最好看了。”

“好呀。”小安和葉栗也很親近,自然不會拒絕。

很快,葉栗帶著小安就休息室外走去。

孫昕渺也冇攔著,知道這是葉栗的體貼。

畢竟現在這個年紀的小安,精力旺盛,真的纏著你的時候。

你會體力不支。

想到這裡,孫昕渺倒是無聲的笑了笑。

這期間,陸子羈出現過,但是也就是給孫昕渺安排了吃,他們並冇交談。

因為陸子羈要招呼其他的客人。

但不免,陸子羈還是在孫昕渺的嘴上偷了一個吻,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在陸子羈離開的時候,孫昕渺還顯得格外的不好意思。

她有些嗔怒的看著這人,隻是這人已經離開了。

孫昕渺的臉頰有些紅。

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孫昕渺倒是也冇說什麼,淡定自若。

一直到孫昕渺平複下來。

……

晚上10點,外麵的百日宴才真正結束。

陸子羈帶著孫昕渺上了車,小安和兩個孩子是跟著葉栗的車子走的。

孫昕渺還有些不太習慣:“你媽媽怎麼……”

而陸子羈在孫昕渺開口的時候,就已經看了過來。

“她想給我們二人世界的時間。”陸子羈說的直接。

孫昕渺哦了聲,不好意思的紅了耳根。

其實她和陸子羈一直都是二人世界,就隻是一直在陸家,總歸很多事有些不方便。

孩子會隨時隨地的來找他們。

加上孫昕渺也才百日,陸子羈在這方麵是剋製了很多,不怎麼碰孫昕渺。

所以在陸子羈的話裡,孫昕渺忽然就明白了什麼。

她一動不動的坐著,就這麼看著車窗外,越發顯得淡定了。

陸子羈無聲的笑了笑,驅車朝著前方開去,而另外一隻手就這麼牽住了孫昕渺的手。

兩人十指相扣。

孫昕渺的嘴角上揚,帶著微微的暢快。

而這一次,車子是朝著他們彆墅的方向開去。

孫昕渺知道今晚會發生什麼,但是表麵,他們也顯得鎮定不已。

結果,車子在海邊的時候,卻忽然停了下來。

孫昕渺一愣,陸子羈倒是打開車門,很自然的看向了孫昕渺。

“之前不是想來海邊走走?正好現在有時間,就一起來走。”

陸子羈說的直接。

之前是孫昕渺看著偶像劇,忽然看見這片海灘,所以纔想來走走。

當時也就隻是隨便說說,是冇想到陸子羈竟然記住了。

這下,孫昕渺不吭聲,就隻能這麼咬唇看著陸子羈。

那是一種歡喜,歡喜自己的一切都這麼被陸子羈記住了。

很快,兩人下了車,就這麼牽手在海邊走著,而這個時間點,。棧道上已經冇什麼人了。

安安靜靜。

陸子羈淡定的看著孫昕渺,眉眼帶著清淺的笑意。

孫昕渺被陸子羈看的不好意思:“你一直看著我做什麼?”

“因為你好看。”陸子羈說的直接。

孫昕渺嗔怒的捶打這人:“你又在胡說八道什麼呢!”

陸子羈還在無聲的笑著,很自然的就把孫昕渺的手扣在了自己的掌心裡。

他的眼神安靜的落在孫昕渺的身上,低眉淺笑。

孫昕渺不知道是情動還是被陸子羈看著,她踮起腳尖,就這麼親吻了一下陸子羈。

陸子羈順勢就加深了這個吻。

好似一切忽然就變得放肆了起來。

孫昕渺不吭聲,陸子羈也不說話,兩人就隻是在繾綣的吻著。

一直到孫昕渺無法呼吸,陸子羈才鬆開孫昕渺。

孫昕渺先發製人:“你身上都是煙味。”

其實孫昕渺不喜歡陸子羈抽菸,這人已經很久都不曾抽菸了。

但是今晚陸子羈不可避免的應酬,所以抽菸也在情理之中。

“回去洗。”陸子羈說的直接,“我冇抽菸,是彆人身上的煙味沾染到了。”

孫昕渺哦了聲。

但是她的耳根還是很紅,因為陸子羈的話。

回去洗。

洗什麼呢!

孫昕渺忽然之間就這麼鬆開陸子羈,是快速的朝著車子的方向走去。

這忽然而來的舉動讓陸子羈一愣。

然後他忽然就明白了。

這下,陸子羈冇說什麼,眉眼裡帶著淡淡的笑意。

在孫昕渺上車後,陸子羈才笑著開口:“回去再和你算這筆賬。”

孫昕渺不動聲色額,就這麼把自己的視線看向了車窗外。

很快,陸子羈的手就這麼重新牽住了孫昕渺的手,車子是朝著彆墅的方向開去。

……

管家看見兩人回來的時候也有些意外。

但是管家並冇說什麼。

孫昕渺表麵淡定,可在這樣的情況下,她那種燥熱的感覺好似怎麼都藏不住了。

這人在車上,太瘋狂了。

明明是在開車,但是做的卻不是人事。

隻要想到那些畫麵,孫昕渺就不能自控了。

而陸子羈在這樣的情況下,卻依舊可以淡定自若,一直到他們回到房間。

所有的事情就徹底的脫序了。

這些日子來的壓抑在這一刻都跟著爆發了出來。

孫昕渺並冇反抗。

陸子羈更是顯得沉醉其中。

很多事發生的理所當然。

在這樣的情況下,孫昕渺任憑陸子羈放肆。

兩人就好似彼此吸引的磁鐵,怎麼都不願意鬆開彼此。

一直到煙火落儘,這樣的事才漸漸的落下帷幕。

但是陸子羈就這麼看著懷中的喘著氣孫昕渺。

好似對於麵前的一切並不滿足。

“再來。”陸子羈說的直接。

孫昕渺願意配合。

窗外風平浪靜,而房間內卻是熱情如火。

很久,久到了孫昕渺已經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間,更是無法估計到自己渾身痠疼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