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陸子羈開口的時候,有片刻,孫昕渺是錯愕的。

但是很快,那種甜蜜的情緒就已經籠罩了孫昕渺的全身。

起碼孫昕渺是真的冇想過自己和陸子羈還能有婚禮。

她覺得,他們就是如此嗯了。

而現在他們兒女雙全,好似有冇有孩子也已經不重要了。

想到這裡,孫昕渺咬唇。

就算甜蜜,在這樣的情況下,孫昕渺也忍不住矯情:“我現在很胖的。”

生產完的女人,不可能和少女的身材一樣。

孫昕渺生產完小安的。也是一段時間才恢複。

三個月的時間,可以讓體重回到最初的狀態。

但是整個身體的功能要回到最初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最少需要半年。

女人的婚禮,一輩子就一次。

孫昕渺不想自己一直都在這樣的遺憾裡度過。

就連穿個婚紗都不好看。

但是陸子羈就這麼看著孫昕渺。

每個眼神,每一句話都說的明明白白的:“不會,你在我心裡最漂亮,而且你現在也不胖,一切都剛剛好。”

對於陸子羈而言,是真的剛剛好。

不像之前看起來那麼瘦弱,起碼這樣的孫昕渺是健康的,是紅潤。

這樣對於陸子羈而言就足夠了。

“婚禮是在兩個月後,你最喜歡的十月份,那時候不冷不熱,我給你找最好的塑身老師,婚禮上,你也一樣漂亮無比。”

陸子羈說的直接,是把一切都安排穩妥了。

在陸子羈的話裡,孫昕渺找不出任何反駁的話。

最終,孫昕渺冇吭聲。

而一旁的造型師已經走了過來:“陸太太,您跟我來。”

孫昕渺是被動的被造型師帶走。

等孫昕渺看見那件屬於自己的婚紗的時候,孫昕渺的眼眶一下子就濕潤了。

那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這個婚紗並不是彆人設計,而是孫昕渺喜歡。

當年孫昕渺和陸子羈聊到婚禮的事情,陸子羈問過。

孫昕渺形容過,陸子羈當時就在手稿上畫了下來。

很潦草也很隨意,但是陸子羈的畫畫水平很不錯,倒是把這些都淋漓儘致的展現了出來。

孫昕渺那時候還笑的樂不可支。

覺得陸子羈可以去當一個設計師了。

但後來他們之間發生的一切,自然這個婚紗就不可能成型。

而現在,孫昕渺都認為自己不可能再看見這個婚紗了。

可是陸子羈卻輕易的把婚紗放在了自己的麵前。

孫昕渺穿上的時候,眼眶依舊酸脹的難受,是激動。

一旁的造型師連聲點頭:“陸總的眼光是真的很好。”

而造型師也間接應征了孫昕渺的猜測。

這個衣服,確確實實就是陸子羈親自設計,然後讓專業的設計師再重新出了一張圖。

打造了現在獨一無二的婚紗。

而這件婚紗穿在孫昕渺的身上,就格外的合適。

就好似是為孫昕渺量身打造,滿足了所有少女的夢想。

但又可以讓人怦然心動。

而陸子羈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進來的。

孫昕渺在全身鏡裡看見陸子羈的時候,這人不知道在原地已經站了多久,看了多久了。

孫昕渺的臉頰有些燙。

但是看著陸子羈的時候,依舊是一動不動。

而陸子羈已經緩緩的朝著孫昕渺的方向走去。

造型師很聰明的就退了出去。

一直到陸子羈走到孫昕渺的麵前,孫昕渺好似都冇能從之前的情緒裡抽身而出。

她仰頭看著麵前的男人,一言不發。

“喜歡嗎?”陸子羈低聲問著。

孫昕渺嗯了聲:“喜歡。”

是真的喜歡,再看著麵前站著的男人。

好似被這人深邃的眼眸看著,孫昕渺有些不好意思的。

“喜歡怎麼不看著我?”陸子羈笑,“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孫昕渺被陸子羈說的,當即抬頭。

但是下一瞬,孫昕渺就不吭聲了:“你……”

“這是當年的手稿,隻是現在變成現實了,我也不知道現在的你還喜歡不喜歡。”陸子羈的態度四平八穩,說的很直接。

孫昕渺哦了聲,冇應聲。

但是字裡行間的態度都已經明白的告訴陸子羈,自己到底又多喜歡。

想到這裡,孫昕渺無聲的笑了笑,又覺得自己有些矯情。

而後她抬頭,就這麼衝著陸子羈,眉眼彎彎:“喜歡,我非常非常的喜歡。”

陸子羈無聲的笑了笑,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就這麼捏住了孫昕渺的下巴。

讓孫昕渺看向了自己。

而後陸子羈就這麼輕輕的吻了上去:“乖,喜歡就好。”

這聲音的沉磁實,帶著一絲絲的蠱惑。

孫昕渺是被蠱惑了,完全不介意現在是什麼場合。

很快,孫昕渺仰頭,迴應了這人的吻。

偌大的更衣間內,隻有兩人吻的纏綿。

一直到孫昕渺覺得呼吸困難,陸子羈才鬆開了懷中的小女人、

他低頭看著,眉眼淺笑。

孫昕渺的耳根子很紅,是被陸子羈弄得。

但是陸子羈卻又不說話。

最終,孫昕渺趕著陸子羈出去。

這人也冇動,倒是服裝師很快做了進來,一本正經的找了需要修改的地方。

而後,陸子羈帶著孫昕渺離開了沙龍。

在回家的路上,孫昕渺的耳根子還在發軟。

那種滾燙的感覺瞬間吞冇了所有。

唯有陸子羈,就這麼笑著看著孫昕渺,心情很不錯。

他一手把握方向盤,一手就這麼牽著孫昕渺的手。

車子平穩的朝著陸家的方向開去。

……

又是一個月過去。

陸子羈和孫昕渺的小兒子已經滿了百日。

兩人給小傢夥舉行了百日宴。

但是並冇很高調,來的也都是陸家的至親,但就算如此。

也有二三十桌的的人。

酒店是被包場了,很是熱鬨的樣子。

因為孩子還小,所以孩子並冇在人群裡出現,一直都是保姆帶著,帶休息室裡。

孫昕渺陪在孩子的身邊。

陸子羈也冇怎麼讓孫昕渺出去應酬這些事。

一來是孫昕渺不喜歡,而來是陸子羈也捨不得孫昕渺應酬。

太累了。

孫昕渺也知道陸子羈的體貼,所以她乖巧的呆著。

她更願意陪著孩子。

小兒子已經睡著了,就小安在孫昕渺的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