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明拓不明所以的看她。

不是剛去過了。

霍明拓也很耐心,在原地等她,期間還接了幾個工作電話。

一轉身,也看到了夏塵。

夏塵也看到他了。

夏塵的表哥宮七律和霍明拓交惡,兩人搶同一個女人。

夏塵自然對霍明拓也冇什麼好感。

霍明拓出現在這,白一寧肯定也在了。

白一寧離開宮七律這件事,滿城風雨的,他當然知道的。

他是尊重白一寧的選擇,因為他從來知道白一寧的孩子不是宮七律的,這對宮七律不公平。

離開是好事。

秦可可在洗手間打電話,“今天明星秦可可和本都集團總裁夏塵要領證結婚,對啊,民政局領啊,你快去堵人!還能拿到一手新聞,拍到一手照片!”

這是給媒體打電話。

白一寧站在門口聽見了,輕笑了一聲。

“秦可可這麼有名你們不知道嗎!還要一個小時後趕到?人家領完證都走了!”秦可可生氣地喊。

這打的誰家媒體,居然不認識秦可可。

“叫你們總編接電話!”秦可可氣得聲音都拔高了。

結果那一頭總編問:“你確定是本都集團總裁領證結婚嗎?”

秦可可更氣了,他們關心的是本都總裁。

“當然是他!愛信不信!”秦可可氣得掐斷了電話。

踢開門眼看著要走出來。

白一寧直接從路人那裡買了杯喝過的開啡,此刻正拿在手裡,見秦可可要出來,立馬迎上去,撞了上去。

“啊!”秦可可大叫了一聲,“天哪!你乾什麼啊!長不長眼啊你!親王夫人!”

“秦小姐,怎麼是你?”白一寧詫異的樣子。

秦可可看一眼自己的衣服,全被潑了咖啡,連頭髮上都是了,臉上還濺到了咖啡,好生氣!

反正白一寧跟親王沒關係了,全國都要知道,白一寧要嫁給霍家三少爺。

那她也冇必要討好她,反正她能不能嫁給夏塵,這白一寧也說不上話了。再說了,她今天都來領證結婚了。

況且霍家三少爺聽說跟霍家關係很不好,公司都丟了。

白一寧這時候嫁給三爺,不是自討苦吃嗎!

“當然是我了!白小姐這樣莽撞弄臟了我衣服,我妝都花了!今天可是我大喜的日子!”秦可可很生氣,很不爽地吼。

秦可可其實很不喜歡白一寧的兩個孩子,一個調皮,一個目中無人。

兩個小孩完全冇把她放眼裡。

現在,白一寧弄臟了她衣服,她更加不爽。

“那真不好意思,你趕緊回去換衣服吧。”白一寧很抱歉地說。

“我回去換也來不及啊!等我再回來,這裡都關門了!明天週末又不開門!真是晦氣!倒黴死了!”秦可可鬱悶地嘟噥著。

心裡對白一寧不滿意極了。

去盥洗台洗了洗,可潑的是咖啡,清水就這麼擦洗壓根洗不掉。

還好是深色的衣服。

湊合著也行。

補個妝就好。

秦可可立馬去補妝,手機響了半天是夏塵的。

她在裡麵太久了。

白一寧發現這個秦可可是鐵了心要跟夏塵結婚了。

衣服被潑臟了也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