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寶藏獵人第525章:無形的默契眾人隻覺得毛骨悚然,那十幾米高的猿鶴,竟然在這隻蝙蝠麵前冇有絲毫的抵抗力!

砰!

又是一聲震盪,又是一具高大的身軀倒下,在他們動容的這瞬間,那白蝙蝠再度出擊,一隻如山的猿鶴再次轟然倒下,激盪起一片灰塵和風暴。

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連片的猿鶴倒下,震盪的聲音傳遍周圍,那一群群蝙蝠發出高亢的聲音,附著在一隻隻死亡的猿鶴屍體上,將它們吞食。

那燃燒的火焰,刺激的氣味,讓它們更加的高亢,更加的凶戾。

吼——!!

一聲怒吼炸裂,火光映照下,入口位置處,一隻足有二十餘米高,通體銀白色之間,有著一道道黑色的蝴蝶紋路的猿鶴猛的跳了出來。

江憲眼神驟然收縮,這隻猿鶴的胸口,四肢,腹部……各處有著銀白色毛髮的地方,都夾雜著黑死蝶的圖樣和印記。

讓它渾身本該銀白的模樣變的黑白夾雜。

果然如此……果然猿鶴和黑死蝶有至關重要的聯絡!

同樣強大的白蝙蝠,身上就冇有類似的紋路!

他念頭飛快的轉動,身體則是按照最初的準備行動:“趁現在,走!”

話音落下,一行人掉頭就跑,在後方的戰場之中,銀黑夾雜的猿鶴揮舞著巨大的臂膀,如同巨木揮舞,橫掃一片。天空中飛行的蝙蝠在衝擊中大片的落下,大片的被撕碎撕裂,化為一蓬蓬血雨。

它嘶吼著,向前邁著腳步,快速舞動的雙手在蝙蝠群中,彷彿巨人伸手撕開了烏雲一般。

後方的白蝙蝠振翅而起,直撲銀黑猿鶴,兩隻首領怪物整麵碰撞在一起,一道巨大的聲響後,周圍燃燒的火焰被氣流衝向四周,發出一陣劈啪聲響,彷彿在為兩者助威。

“果然……猿鶴能在這裡生存,能成為這裡的霸主之一,果然是能有和那蝙蝠對的上的首領。”

趙教授邊跑邊思考,他強忍著不去看這兩個怪物交鋒的場景。

那股震懾的感覺依舊存在,隻要回頭,就必然會產生一瞬間的遲疑遲緩。

衝過出口,深入到最中心的位置,纔是他們的目的。

全力奔跑的眾人速度極快,不過幾秒鐘的時間便來到了哪出口的位置,江憲一馬當先的邁步進入其中。霎時間,一股森寒的感覺猛然從身體裡湧起,這出口原本漆黑的短短通道之中,一雙雙猩紅的眼眸倏然睜開。

冰冷的寒意和恐懼的情緒並未讓他停下,他腳下的速度反而加快,低喝一聲:“跟緊我,彆落下!”

下一刻,握緊黑長直,雙眼死死地看向那一隻隻露出獠牙的幼小蝙蝠。

這些蝙蝠渾身雪白,獠牙明顯比正常的蝙蝠更長,它們從一個個孔洞中探出腦袋,當江憲等人再度向前的時刻,齊齊振翅而起,如風暴一般席捲而來。

刷……

黑長直瞬間撐開,冇有絲毫的停滯,下一刻傘麵劇烈抖動震盪,一道道尖銳的凸起瘋狂的在傘麵浮動。江憲手臂不斷的顫抖,一道道青筋凸起,他腳步向前邁出,雙手緊握傘柄的同時發力挪動搖晃,飛快的將那些撲擊而來的蝙蝠打落搖散到其餘位置。

被黑長直籠罩的淩霄子等人也快步上前,伸手握住傘柄,共同的發力搖晃。

吱吱的亂叫連續,在衝擊之下,眾人的前進速度陡然減慢下來,不過是短短的七十米距離,在這一刻竟然猶如天塹一般。

“卡爾,老前輩!你們還在等什麼?”

江憲低聲呼喝之中,後方那猿鶴蝙蝠交鋒的位置處,白蝙蝠已然發現了他們的蹤跡,寬大的翅膀猛的一振,便要飛來,若不是被猿鶴纏住,已然來到他們不遠處。

然而能夠飛行的動物終究是占據主動,那銀黑相間的猿鶴即便再靈活也根本無法真正攔阻蝙蝠。

他們的時間不多了。

卡爾眉頭微皺,亞倫之杖再度握在手中,那含苞待放的花朵微微顫動,一股微光從上麵浮現,一股常人難以察覺的氣味同時飄蕩過去。

莊子柳眼神微眯,看了眼幾人和身後,袖口一翻,手中握著一塊橢圓形的玉石,上麵雕刻著繁複的花紋和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孔洞,隨著他的輕輕敲擊,一道道聲音從中傳出。

那原本不斷衝擊黑長直的蝙蝠們頻率陡然下降,江憲隻覺的前方壓力一輕,腳下的步伐當即加快,迅速的向著外麵衝去。

恰在此時,那一直被猿鶴糾纏的白蝙蝠終於擺脫了對方,如同一道白色的閃電一般,跨越空間,呼嘯而來!

然而就在它穿過一片空間,即將到達出口的位置之時,一道清脆的聲響隨之出現。

哢嚓……

下一刻,劇烈爆炸轟然而氣,一道道火光沖天,灼熱的火光蔓延之中,一個個安放的手雷炸彈齊齊爆破,強烈的衝擊裹挾著彈片和碎石,凶悍淩厲的向著周圍激射。

成了!

眾人麵上露出一絲喜色,向前奔跑的速度更快了幾分。

如果是普通的生物,絕對不可能在他們設置的這一陷阱內存活。

但這是神棲之地的生物,還是駐守在這裡,能夠瞬殺猿鶴的恐怖生物!

它們的抗擊打能力,它們的生命力,都已經遠超過人們對正常生物的認知水平。

轟——!

彙攏的火焰猛的向著周圍擴散,一道白色的身影穿過火焰,如同一隻火鳥一般。一道凶戾刺耳的尖銳之聲從它口中傳出,下一刻,這道身影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跨越了和出口處的距離!

之前的爆炸和衝擊,隻阻攔了它那短短的片刻時間,那身上還燃燒著的火焰,此時不但冇成為阻礙,反而激出了這怪物本身的凶戾。

已經衝出數十米的眾人見此勃然色變,飛快的向前方奔跑。

被這恐怖的怪物抓住,他們即便是拚命也活不下來。

並不算狹窄的洞穴中,白蝙蝠的翅膀並不能完全的展開,速度不由的降下來一些,但即便如此也比眾人高出了數倍不止!

但蝙蝠剛衝過十米遠,前方猛然一片粉末傾瀉而下,它身上的火焰頓時觸碰了粉末,下一刻熊熊大火劇烈燃燒,帶著那藍紫色的霧氣裹挾著蝙蝠周身。

擴散的火焰向著周圍燃燒,廣闊的範圍頓時燎到了牆壁兩側和地麵。

刹那之間,炸彈點燃,火藥爆破,一股強烈的衝擊猛的爆發出來,直接掃到了蝙蝠的身上!

如此近距離的強力炸藥的衝擊,即便是這種怪物也直接被掀翻出去,一大捧血肉直接從天空潑灑出來,那燃燒著的火焰趁勢燒到了它被破壞的血肉之中,發出滋滋的聲響。

淒厲的聲音瞬間傳遍四麵八方,江憲等人麵上齊齊露出欣喜之色,然後……以更快的速度向前方飛奔飛馳。

後方一陣劇烈的顫抖,大地震顫,轟隆隆的聲響不絕於耳。

巨大的銀黑相間的猿鶴徒手撕碎蝙蝠陰雲,邁著大步狂奔,穿過火焰,跨過空間,來到了出口之前,對著被一片炸藥正麵轟中的蝙蝠揮舞著拳頭砸下。

砰——!

劇烈的震盪讓出口的牆壁都跟著顫抖,也讓剛衝出出口的眾人更快的向著前麵飛奔。

無論是兩隻怪物誰解決了誰,隻要衝出來,他們都隻會有十分淒慘的結局。

必須在它們分出勝負之前遠離這片狩獵的區域。

狂奔的江憲目光飛快的看著周圍,眼神不停的掃視四方,耳朵不斷的顫動,收集著資訊和腦中的地圖進行對比並重新進行構建。

地麵的草木,延伸出來的石塊石柱,緩緩流淌的水流……

所有的東西在他腦中彙集,化為了一條條資訊和一個個圖像。

“走這裡!”低喝一聲,江憲迅速的轉身,跨過一片亂石,直衝向一個三米多高的洞口。

不斷的奔跑,不斷的便向,片刻之後,江憲的腳步慢了下來,從奔跑變為了行走,他轉過頭看向後麵喘著氣的卡爾和莊子柳,眼神微動道:“兩位不用裝成這樣吧?”

“雖然和你們接觸的不多,但這種奔跑,對你們來說應該不算什麼纔對。”

“呼……哪裡哪裡……”莊子柳抹了把額頭上的汗:“畢竟年歲大了,人蔘果隻吃了一半,和你們年輕人比不了。”

“江先生和前輩都高看我了。”卡爾麵上笑容溫和,手指輕輕的敲擊著短杖,腳步緩緩地挪動,和刀老爺子等人站在一起:“和兩位相比可差遠了,畢竟隻吃了一枚劣質人蔘果。”

“安全了就開始試探了?”刀老爺子冷哼一聲,看向江憲和莊子柳的眼神十分不善:“這樣的話,不如現在就分個生死如何?”

“正好,我也可以給老五他們報仇!”

莊子柳聽到這笑了笑,看向刀老爺子的目光略微淩厲了一瞬,隨後瞄了眼卡爾道:“不會有人分不清輕重吧?這裡雖然看著安全,但地上的痕跡血跡,牆壁上被破壞的孔洞,可一點不比外麵少……”

“如果你想現在就去見那幾個小傢夥,老夫可以成全你。”

“為了節省時間,我會儘快殺死你。”

7017k-